小说财迷王妃哪里逃更新-财迷王妃哪里逃免费新章热门

赫连墨白甜主角小说
凌若的小说《财迷王妃哪里逃》是一个从名字看起来就很不错的作品,主角赫连墨白甜的人设完全是不走寻常路,故事发展高潮迭起,该部小说的作者凌若的文笔清新流畅,让《财迷王妃哪里逃》中的每个人物都富有了灵魂,一起来看穿越重生小说《财迷王妃哪里逃》吧穿越成王府小丫鬟,每天干不完的脏活。什么鬼呀?她这个家族小中医,竟抓了一手烂牌。等着空间在手,翻身农奴把歌唱。她手握现代经商知识,挣得盆满钵满。将手中一大叠银票往那张俊脸上甩,什么王府丫鬟,她不干了。却不想那个冷面腹黑的王爷拦住了她:“爱妃,哪里逃?”爱妃笑道:“我哥哥满......

小说《财迷王妃哪里逃》在线阅读

《财迷王妃哪里逃》第3章 秀厨艺

最后,白甜的眸光又落入了黎侧妃身上。

此刻的她已是梳妆完毕,繁复的头饰,点缀了很多珠宝。

这……这是比谁更豪气吗?瞧瞧就差把所有身家都插头上了。

这胭脂涂了厚厚的一层,都遮住了原有的好皮肤。

这唇瓣跟大牡丹似的,还有这衣服,也太花哨了。

最最重要的是,靠近后才发现她身上那股香气太浓郁了,这是扑了多少香粉啊。

白甜的嘴角抽了抽,昨个倒没太注意黎侧妃这妆容,现在看清后,对这审美简直不能苟同呢? 主子,这想要引起王爷的兴趣,先从外形改变。

白甜一冲过来,就先拨了她头上的好几根金簪。

下手那叫一个利落。

这,不好看吗?可本妃一直都是这么打扮的。

黎侧妃有些纳闷,华丽装扮,才是身份象征。

主子,寻常千金都是这副打扮,想必王爷也看花了眼,不如来个清新脱俗,才能让人眼前一亮。

白甜说着,就接过梳子给她梳起秀发来。

奇怪了,她本身并不会梳理古代的发髻,可这手一拿起梳子来,就很行云流水。

看来是原主残留的意识在作祟。

你这丫头说的挺有道理。

黎侧妃便由着她装扮。

白甜说话总是稀奇古怪,既然能在她身上看到希望的曙光,就跟着改变。

主子,既然咱要俘获王爷的心,就得方方面面都得进行改变,唯有脱胎换骨,才能让王爷刮目相看。

你说的有理。

黎瑶赞同的点头。

进府这么久,王爷连她的手都没有牵过,她若还是老样子,还不是延续从前的命运? 这改变势在必行。

很快在白甜的巧手下,黎瑶全身都被改造了一番。

褪去了浓妆,换成略施粉黛的淡妆,一看像是出水芙蓉。

发饰简单又不失高贵,只有一根玉簪挽起。

就连衣裙都换成了浅紫色的,束腰的样式显得她的小腰不盈一握,衬托着她的身形更加纤细。

整个人竟有几分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气质,让人看了不敢亵渎。

这截然不同的打扮,可是让兰香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要不是她从头到尾盯着,真还以为换了一个人呢。

主子,您真是太美了,好像仙女下凡。

黎瑶对如今的装扮也很满意,真没想到这丫头还有一双巧手。

嗯,不错。

她说着就跟陪嫁丫鬟道:兰香,在这场夺宠的计划内,你要多配合白甜,知道吗? 是,主子。

兰香行了行礼,看着白甜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这个丫鬟,果真是有些本事。

主仆两人一拍即合,白甜便去找王府里的下人们,打听王爷的喜好。

这不打听不知道,一打听全是王爷的八卦。

果然,王府这个掌舵人总是不缺话题的。

听说王爷最近胃口不好,失眠多梦,每个月十五还会闭门修炼。

甚至连侧妃还没被宠幸的事,也全都被传开了。

黎瑶看着白甜拿着毛笔在宣纸上,罗列出一堆的王爷喜好,蹙着秀气的眉问道:你确定这样可行? 先不说她这密密麻麻写了一大片,让人看得眼花缭乱,这字迹倒是挺秀气的。

这丫鬟居然识字? 主子,不管什么办法,只要能撩到王爷的就是好办法。

白甜咬着笔杆子,又仔细的扫了一遍,看有无遗漏的。

行吧。

黎瑶咬着红润的唇。

反正眼下也没更好的办法,只能活马当死马医了。

这会正临近午膳,白甜便提议道:主子,咱们去小厨房吧。

嗯。

白甜找到了小厨房,随意的找了个理由就打发了厨娘。

不愧是王府的厨房,食材配料样样齐全。

瞧瞧,就连瓷器都是顶级的,更别提这些锅碗瓢盆了。

她正打量着,就见黎瑶伸手打碎了一个瓷碗,碎片落了一地。

对方有些尴尬道:本妃向来不进厨房,如何能洗手做羹汤? 主子,这不会可以学,您亲手做的,王爷定会感动。

白甜眨巴着眼睛走过来,先将瓷片收拾了,又笑道:再说了,奴婢会帮您的。

你的厨艺如何?黎瑶表示怀疑。

就见白甜很熟络的围上围裙,熟练的在橱柜里挑了一部分的食材,麻溜的配好菜后,便利索的切了起来。

土豆丝被她切成薄薄的丝条状,那条鲜嫩鱼儿的鱼鳞被刮得一丝不苟。

呃,看到盆里有好多条游动的小鱼,白甜不动声色的抓了两条丢入空间里。

空间里是有一堆的种子,但没有鱼苗啊,这丢两条进去,看看会发生什么变化? 操作完后,她又回归了正题。

像王爷吃惯了山珍海味,得吃点清淡解腻的。

很快在她的巧手下,简单又色香味俱全的三菜一汤新鲜出炉了。

肥而不腻的红烧肉,色泽红润有光泽,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

酸辣土豆丝,闻着香香辣辣的,就很过瘾。

一碗鱼汤泛着奶白色,几丝葱花,姜丝作为点缀,闻着就很鲜香。

最后一个便是韭菜炒鸡蛋,红绿搭配,视觉享受。

不仅一旁的黎瑶看的目瞪口呆,就连兰香馋的都快流口水了。

普通的食材是最考验人的厨艺,可没想到这个白甜,不仅厨艺好,摆盘更为精致。

主子,请品尝。

白甜递了双筷子,脸上扬着自信。

她在现代就爱看美食类视频,天天照着葫芦画瓢,这时间久了,自然得心应手。

黎瑶在逐一尝过这些菜肴后,仿佛打开了舌尖上的新大门,味蕾更像是开过光,所有的美好滋味朝她袭来。

天,这也太好吃了吧,比王府厨娘强太多了。

黎瑶心情大好:不错,重重有赏。

身后的兰香丫鬟会意,立马递了一些碎银。

白甜心安理得的收下,嘴巴甜甜道:主子,差不多时辰了,您端给王爷吧。

主子放心,奴婢定会将毕生所学,一五一十的贡献出来,绝不藏私。

黎瑶点点头,满意的端着菜肴,献宝似的端过去了。

《财迷王妃哪里逃》第4章他是王爷的随从

黎瑶点点头,满意的端着菜肴,献宝似的端过去了。

------------------------- 赫连墨正在书房看书,闻到这香气瞬间抬头。

定睛一看,竟是黎侧妃端着食物进来。

他挑眉,像是看太阳从西边出来那般:你怎么来了? 王爷,妾身得知你这段时间胃口不好。

亲自下厨为给王爷做了一顿午膳,还望王爷赏脸品尝。

黎瑶一脸谦虚的将托盘放下,便十分识趣的退到了门口。

托盘上的四道小菜,精致可口,更是配了一壶桂花酿。

一向没胃口的赫连墨闻到这味道,竟有些饿了。

他动起筷子品尝了下,发现这味道出奇的好。

不错。

他又连续吃了几口,配着一杯桂花酿浅酌着,不知不觉的几样小菜竟见了底。

黎侧妃,没想到你的厨艺还不错。

赫连墨瞅着门口那抹窈窕身影,低沉的嗓音,难得夸奖了一番。

女子赫然回眸,那惊鸿一瞥,着实惊人。

她莲步轻移,手腕上的镯子清脆作响。

精致的五官,眉眼如画,她一改往日的华丽盛装,这一身素雅的妆容,到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仙气飘飘。

奇怪了,这黎侧妃来王府也有一阵子,他似乎才发现她的美貌,竟如此惊艳。

多谢王爷夸赞,若是王爷喜欢,妾身可以天天为你洗手作羹汤。

黎瑶柔和的声音,透着激动。

白甜这丫头果真说的有道理,想要抓住男人的心,就先抓住他的胃。

她看了一眼托盘上的几个托盘,竟空盘了,心里忍不住一阵窃喜。

嗯,辛苦你了。

妾身不辛苦,能为王爷做饭是妾身的福气,那,没别的事,妾身先告退了? 尽管黎瑶想在他面前多表现一番,但她始终记住一点。

男女之事,要掌握到若即若离的点。

眼下成功挑起对方的兴趣,后续更要谨慎的走好每一步。

等黎瑶退下后,他便黑眸幽深,瞳孔一缩。

他轻咳了一声,便有一个鬼魅身影单膝跪地:主子。

去查查今个的午膳出自谁手? 是,主子。

贴身随从冷逸领命,身影在门口一闪,转瞬消失不见。

赫连墨的俊脸扬起一抹高深莫测。

这个黎侧妃有几斤几两,他还能不清楚吗? 她的这番变化明显告诉他,这女人背后有高人指点。

不过这饭菜还是挺合他胃口的,这吃的有点饱,赫连墨出了书房,随意的四处走走,消化积食。

这走着走着,便走到了小厨房那,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

是个身穿粉衣的小丫鬟,在帮厨娘择菜。

两人不知在谈论什么话题,有说有笑的。

白甜可谓是个人精,她通过帮厨娘择菜,从而套近乎,把王爷的食物喜好给弄得清清楚楚。

比如说王爷不吃辣,也不吃香菜。

比如说王爷平日的菜肴都是以鸡鸭鱼肉,鲍鱼为主。

等打听的差不多了,白甜便找了个机会开溜。

天呐,这王府的生活果然奢侈。

那个种马男天天山珍海味,能不吃腻吗? 话说她来王府都一个月了,也没有见过这个主宰者。

不过想象中的王爷定是穿着华丽衣袍,大腹便便。

这天天吃那么好,肯定容易胖。

白甜一边走一边想着美食攻略,这走的太入神,迎面就撞上了某个坚实的胸膛。

抬眸,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立体又刚毅的脸。

来人身形很高大,她1米6多的身高只到他的肩膀处。

天,这人还不得估计接近1米9的身高吗? 光是这个身高就能迷人眼,更何况这线条流畅的下颚线,以及这厚薄适中,适合接吻的唇,还有一双漆黑如墨的眸。

更主要的是他身上有一种凛然的气质。

白甜想起刚才跟这美男的亲密接触,脸不争气的红了。

这也不是她定力不好,实在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你走路不看路的吗?一道凌厉的声音落下,男人蹙着眉头略微的不满。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给白甜及时地泼了一桶冷水,让她浑身透心凉的同时,也瞬间清醒过来了。

这人是长得挺帅的,但也太没有绅士风范了吧,居然还敢说她走路不看路? 不知道要优待女士吗? 白甜一下子就把现代的那一套理论给搬上来了,叉着腰质问:说姑奶奶我走路不看路,那你呢?你要是看到了能撞到一起? 放肆,你敢跟本……本护卫如此说话?赫连墨的眸子,散发出凌厉的弧度。

不用说他也知道,这个就是那个纵火的丫鬟。

正面交锋,这个小狐狸的胆子真是出奇的大。

本护卫?白甜默念了一句,说道:你是府里的护卫?看不出官职不大,脾气倒不小。

本姑娘劝你做事低调一点,免得惹到不该惹的人。

哼…… 你错了,我可是王爷身边的贴身护卫,比你这个小丫鬟的地位要高的多。

赫连墨认真又傲气的纠正道。

呀,原来是王爷贴身随从。

白甜愣了愣以后,就像川剧变脸似的,立马换了一副狗腿的表情,抓着他的衣袖晃了晃。

护卫哥哥,刚才是小人走路不长眼冲撞了你,您大人有大量,可千万不要跟我一般见识。

赫连墨抽了抽嘴角,要不是他就这么盯着,还真以为眼前又换了一个人呢? 真是一头滑不溜秋的泥鳅,真够狡猾。

看着她抓着他的衣袖,一向有洁癖的他没有直接的打飞她,而是挥了挥衣袖,蹙眉道:说话就说话,休得拉拉扯扯。

哟,这是。

白甜在心里嘀咕了一声,看来这个小哥哥有洁癖呢。

得,她改为勾了勾手指,凑近他道:话说,护卫小哥哥,跟你打听一件事。

说。

某人薄唇轻抿,但没有见不耐烦之色。

那个,王爷是不是有什么隐疾?要不,怎么娶了两个如花似玉的女人进来,也不宠幸啊。

噗…… 赫连墨差点被呛到了,这传言是怎么传出来的。

他能有什么隐疾,只是有洁癖也讨厌触碰女人。

以至于他的院落下人,以及护卫全都是清一色的男丁。

那两个女人根本就不是他喜欢的,是皇帝硬塞给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