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异魂诡事全集

郝少波孙丽娜主角小说
郝少波孙丽娜是著名作者暗夜游人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小说结局究竟会如何发展,让我们一起来看吧。天生鬼命难避祸,重入逸门净自修。我被水鬼索命,不得已入了逸司阁,从此走上驱邪抓鬼之路......

小说《异魂诡事》在线阅读

《异魂诡事》第3章 认师父

我们这是合法生意,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没钱请转身出去把门带上!

柜台后面的男人,放下手中的茶杯,一脸淡然的看着我,漆黑的眼睛中透着几分笑意,却并不是善意的,反而带着几分打量。

我转过身,求助似的看向旁边穿皮夹克这位,总觉得这位会比柜台后面那家伙好说话。

他叫逸风,是这里的老板。我叫张丰,以后是你师父。别急着反驳,只要你同意当我徒弟,我就帮你度过这次难关,以后你跟着我出去办事,慢慢还清这一百万!

皮夹克指了指柜台后面那家伙,又指了指自己,络腮胡子挡住了他的半张脸,我也看不出他有什么表情。

我脑袋当机了几秒钟,缓了缓才终于明白他的意思,这家伙要强行收我做徒弟,如果我同意他就帮我解决困难,以后跟着他混。

如果不同意,他就不会帮我,除非我拿得起一百万。

想到给他当徒弟,我就得经常和他一起抓鬼,我就本能的拒绝。

飞快的走出逸司阁,头也不回的往外走,直到走到最近的公交站点,我才停了下来,赶忙拿出手机给老妈打电话。

小波,有什么事呀,妈妈正在上班呢。

老妈的语调有点焦急,显然是觉得我打扰她工作了。

妈,咱们家多少……积蓄?

我挠了挠头,觉得这个问题很难说出口,毕竟从小在农村长大的自己,总觉得一百万是一个很大的数目。

电话另外一头沉默了片刻,周围安静了不少,像是换了个地方。

出什么事了?被吓唬妈妈!女人的直觉都是很准的,老妈肯定意识到我遇到麻烦了,赶忙问道:‘家里差不多能凑二十万。

……没事,我一个朋友摔断了腿,管我借钱。放心我和他说一声,我卡里的钱也不多。

我干笑了一声,心说,父母在打工的城市并没有房产,所以即便东拼西凑,怕是也凑不齐三十万,肯定是指望不上了。

我再给你打五千块,如果他用得着就借他一点。我们都不经常在你身边,你都交些朋友也好。

老妈想了一下,像是松了口气,她以为出事的不是我。

周围阳光普照,我却冷的不行,心里更是萧索,听了老妈的话立刻鼻子一酸,险些哭出来,应了一声,就赶忙将电话给挂了。

我仰头盯着头顶的样子,有些刺眼,却感受不到温度,就像是浑身的温度都被抽走了。

在路口站了半个小时,我哆嗦着转过身,飞快的跑回逸司阁,既然没钱,那就给他当徒弟好了,总得想办法活下去,死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傻冒又回来了————

我刚推开门走进逸司阁,头顶上就传来那只鹦鹉的嘲讽声。

我可以拜你为师,干活抵债,但有个条件,等这一百万还清之后,你得放我离开!

我梗着脖子看着张丰,只等着这家伙回应。

他像是早就预料到我会回来的,点了点头笑着说:等钱还清了之后,你的去留可以自己决定!

我松了口气,从逸风手中接过合同,认真的看完之后,才迅速将自己的名字写在合同上面。

明天和我一起出去办事,早还完钱,你就能早点离开,我会罩着你的!

眼看着我签完合同,张丰就笑着说道,而且一句话就堵住了我所有的话头。

我心里忐忑不安,毕竟他所谓的办事可是去抓鬼,但现在为了还钱,我没有拒绝的权力。

那我的事你打算怎么解决?

我指了指自己脚下,刚才没有留意到,自己的脚下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滩水。

今天晚上我就解决了,你和我说说事情的经过!

张丰点了下头,刚要点烟,就突然想起自己在古董店里面,立刻将烟别在耳朵后面。

事情就是这样,我真没想到陈桦会害我,好歹同学一场!

我将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突然觉得貌似没之前那个冷了,这家店似乎有一些魔力,进来之后,身上的不适都缓解了不少。

你赶紧回寝室,找一件陈桦生前的穿过的衣服,最好是贴身的衣物,我在清水湖边等你!

张丰听完我的话之后,表情没有任何变化,略微思索一下,就开口说道。

我点了下头,从前听村里人将鬼故事,也曾经听说,贴身衣物上面会沾染活人的生气,通常民间招魂都用死者贴身的东西。

打车回到寝室之后,胖子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我正好趁着这个空档,翻找了一下陈桦的床,果然在被子下面找到一件穿过的背心。

我小心的将背心叠好塞进口袋,就迅速跑出门,坐公交朝着清水湖赶去。

清水湖是本市比较出名的一个景点,水清到能清楚的看到湖底下的石头,因此得名。

等我赶到清水湖旁边的时候,就见张丰已经坐在湖边的凉亭里面等我,手中晃动着一杯热粥,目光凛然的盯着清水湖。

师父,东西拿来了。

我快步跑过去,冷的在他周围不停打转,实在没办法,眼看着天就要黑了,阳光一落,我就觉得比之前更冷了。

坐下等天黑,你如果实在太冷,就去那边买杯热粥。

张丰的目光依旧盯着清水湖,语气有点漫不经心。

我不知道他想起了什么事情,赶忙起身给自己买了两杯粥,一杯放进怀里,另外一杯捧在手上,心里无比期盼天能早点黑,再这样下去,我迟早得被冻死。

等了一个小时,天终于黑下来,张丰才转过头,看向我:逸司阁修的是鬼术,以鬼气为依托,操纵鬼气幻化出的兵器,来攻击鬼怪,或召唤影灵配合制鬼。我今天先施展一遍,你在旁边好好看着,等解决了明天晚上的事,我就将鬼术传给你,你没事的时候多练习,熟能生巧!

我一脸懵逼的盯着他,完全没明白什么鬼气,什么影灵之类的东西。

如果不是自己现在撞了邪,肯定以为这家伙是个神经病,说的这些都是疯话。

你待会就懂了!

张丰从我手中接过陈桦的背心,站起身就朝着清水湖边看去,眼神中透着几分冷冽。

我小心的站起身,原地蹦了几下,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手背已经被懂得青紫,浑身的骨头缝都疼,只能强迫自己起来不同的活动,不然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冻晕过去。

张丰拿出那件衣服,突然丢到旁边说:把他引上来!

他的影子里面立刻窜出一个光影,抓起背心飞快的跳进了清水湖中,速度非常快,我愣是没有反应过来。

张丰也没有动,就继续在清水湖岸边等着,我快步跑到他跟前,也伸长了脖子往外清水湖里面看。

白天时清澈见底的清水湖,如今却漆黑一片,别说见底里,掉进水里的东西都别想看到,而且站在湖边就能隐隐感觉到凉气,甚至比在其他地方都冷。

这里是全市阴气最重的地方,那家伙又是个水鬼,只要用他的东西引他,他肯定会被引过来。

张丰见我走过来,立刻用下巴指了指清水湖,神情冷淡的说道。

我下意识的退后几步,躲得远远的,开玩笑阴气这么重的地方,还是躲得越远越好。

张丰也没理会我的举动,而是转过头继续想自己的事,我们两个足足等了足有两个小时,水里才传来一阵哗啦啦的声。

听到这声音我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想起昨天晚上和已经死了的陈桦头对头睡了一夜,寒意立刻窜进心里,我狠狠的打了个寒战,愣是没敢往清水河边靠。

此时天已经彻底黑了,周围除了我和张丰之外,再没有第三个活人,所以张丰也没了顾忌,虚空一抓,手中立刻多出了一团黑色烟雾,烟雾虚空幻化成一条黑色的鞭子。

啪……

鞭子轻轻一甩,立刻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刚刚冒出清水湖的一个虚空影子,立刻就要窜会水中,但他刚转过身,身后又多出一道人影,一巴掌就将他拦在了水面上,我清楚的看到后出来那道人影的手中,还拿着一件背心,肯定是张丰放出去那个东西。

就这么一耽误,张丰已经飞快甩出鞭子,鞭子准确的缠住了虚空人影的腰,张丰手一用力,就将其拽到了岸边上。

哗啦啦……

伴随着一阵水声,虚空人影重重的摔在岸边上,浑身都湿漉漉的,不过看身形特别熟悉。

我心里暗暗吃惊,难道这家伙就是陈桦?

你才刚成为水鬼不久吧,这么弱的水平也敢跑出来找替死鬼,还找曾经朝夕相处的同学,真是够可以的。

张丰蹲下身,看着被他的长鞭绑的结结实实,还像腊肠一样不停扭动的水鬼,一脸憎恶的说道。

水鬼浑身一僵,侧过头朝着我看了过来,他的眼睛里一点眼白都没有,像是两个漆黑的窟窿,透着森森杀气,吓得我忍不住狂退了几步。

《异魂诡事》第4章 午夜遇险

快过来,有我在他伤不到你,你得学会适应!

张丰见我躲闪,立刻皱了皱眉,显然对我的反应很不满意。

我整个人都僵住了,虽然一直在心里提醒,这家伙前天才和你分看,是你同学,没什么可怕的,但双腿忍不住打颤,吓得有些动不了了。

把他拽过来!

张丰有点不耐烦的一挥手,他的影子里立刻窜出一个人影,飞快的跑到我跟前。

我只觉得自己胳膊被人大力拎住,下一秒就到了张丰跟前,转头一看,那个人影已经不见了踪迹。

刚才那个……也是鬼?

我咽了口唾沫,下意识的看了看,刚才被那东西捏住的地方,有点忐忑的问道。

那是我的影灵,以后我也给你找一个靠谱的。

张丰一把捏住陈桦的嘴,陈桦立刻反抗,漆黑的双眼瞪得老大,眼神中竟然流露出一丝惊恐。

我下意识的退后了几步,小心的躲在张丰身后,疑惑的看着这一切。

尽管陈桦不停挣扎,但张锋手劲很大,还是硬掰开了他的嘴,从他嘴里拿出了一块石头。

这石头通体淡蓝色,看上去十分圆润,明显是被人刻意打磨过的,绝对不是湖里面的石头。

啊……好冷……水里好冷……

石头刚拿出来,陈桦就狠狠的哆嗦了一下,漆黑的眼睛开始变得呆滞,不停的小声嘀咕着。

这才是死了一天的水鬼该有的样子!

张丰轻叹了一声,顺手将那块蓝色的石头塞进自己的皮衣口袋,又从口袋中拿出一个白色瓷瓶,冲着陈桦晃了晃,陈桦身形一晃,化作一团黑气,钻进了瓶子里面。

张丰将瓷瓶塞住,虚空一扫,烟雾幻化的鞭子又立刻幻化成黑色烟雾,钻进了他的掌心:看到了吗?这就是鬼气!

鬼气不是鬼身上的吗?钻进活人的身体真的没问题?

从陈桦口中的蓝色石头被张丰拿走之后,一直萦绕在我身上的冷气,就彻底消失了,不然我也没经历思考这个问题。

这鬼气会积存在你的影灵身上,影灵是和你签下契约的鬼,和你同生共死,所以你不会受到影响,还可以利用鬼气幻化成顺手的兵器,来抵御危险。

张丰还算有耐心,双手插兜,边往回走,边耐心的说道。

这就……完了?

我看了看周围,还以为抓鬼相当有难度,怎么也得打几个回合,没想到竟然这么容易。

没完,只是剩下的事情不用你操心了!

张丰瞥了我一眼,神情相当复杂,看上去貌似有几分担忧和欣喜的神色,说完他也不等我,就大步流星的离开了,只丢下一句,明天下午六点去逸司阁找我。

大概是刚被鬼缠过的原因,我现在觉得浑身特别疲惫,就算一路小跑也没追上张丰,只要自己慢慢往前走。

这附近实在太偏僻,连着走了半个小时,我才终于打到车回学校,回到寝室之后,我倒头就睡,这一觉就算睡到第二天下午。

胖子帮我带份饭,一会儿我还得出门!

伸了个懒腰,我眯着眼睛看着站在自己床边,不知道盯着自己看了多久的胖子。

你是不是有什么奇遇,跟哥们说说!

胖子一脸憨笑,不过我从他的眼中看到了深深的担忧,看得出他并不好奇我经历了什么,只是担心我经历了这些会对自己带来什么危险。

我犹豫了一下,干脆将这几天的经历全都和胖子说了一遍,这家伙听完之后,嘴长得大大的,都能塞下一颗鸡蛋。

当故事听吧,别吓到。这事我只和你说过,你千万别说出去!

我拍了拍胖子的肩膀,扶住他的下巴,生怕他的肥下巴砸到脚背上,小声说道。

一百万,天哪,什么时候能还清?我总觉得你被忽悠了。

胖子在地上不停的转着圈,看着我的表情更加担忧。

我实在饿了,下床给自己泡了面,吃完之后一看时间,都快晚上五点了。

那人让我六点赶过去,我的走了,有什么事等我明天回来再说。

我揉了揉鸡窝一样的脑袋,胡乱套上衣服就匆匆出了门,等我到逸司阁的时候,还差五分钟六点。

傻冒又来了————

刚进门头顶上就传来鹦鹉的喊声,坐在柜台边上的张丰和逸风齐齐朝着我看了过来。

北仑给我,我就说即便你不警告他,他也会过来的,你还不信。

逸风淡淡的一笑,冲着张丰说道。

张丰眼角抽搐了一下,脸上却没有什么不悦的神色,从口袋中拿出一个巴掌大的牌子丢给逸风,就起身冲着我走了过来。

你不打算给我件防身的东西吗?

我无语的看着张丰,其实之前也想过要逃走,但这个念头只在脑子里过了一下,就被我打消了。

自从经历小时候那件事之后,我对鬼神都相当敬畏,如今遇到能自如操控鬼神的人,哪里敢耍赖,鬼知道如果我真的跑了,以后被这些人抓到,会是个什么样的下场,所以想了一下,我还是决定埋头还完这一百万,然后和他们两不相欠的好。

这个借给你。张丰随手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丢给我,催促道:时间不多,别废话了赶紧走吧。

我跟着他走出逸司阁,张丰开着车,我坐在副驾驶上,看着车窗外飞快倒退的街景,有点慌乱的问道:你跟我说说,今天晚上要对付什么东西?

这家只说房间里有动静,具体是什么鬼我也没看到,总之到了就都知道了,就是个小任务!

张丰一边开车一边抽着烟,漫不经心的说道,看样子这件事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想起他昨天晚上的抓鬼水平,我立刻就放下了心,看样子这家伙有十足的把握,想通了之后,我就靠在副驾驶上,闭着眼睛闪休息。

车子很快开到城郊,一栋建在山上的别墅跟前,我看着这栋别墅不由得纳罕,自己还真不知道本市还有这种地方。

我们两个下了车之后,立刻有个很染着红色短发,穿着件花里胡哨外套的男人迎了过来:你们怎么过来了?

他边说着,还边捏了一下我的脸,动作太快我愣是没来得及阻止,心里不由得暗骂了我一句。

这是蒙琪,咱们的同事。这是我新收的徒弟郝少波。

张丰给我们两个互相介绍一下之后,就开口:逸风让我来的,我就顺便带徒弟来看热闹,你忙你的!

说完他也没理会,就径直朝着别墅里面走去,我赶忙跟上张丰,也走了过去,留下在风中凌乱的蒙琪。

我们刚走到别墅门口,我就感觉到一股迎面扑来的淡淡的味道,这味道很特别,有点像是花香,但我一时又没想起是什么花的香味。

不过我也没多想,能住别墅的人家肯定非常有钱,没准人家故意弄这个味道清新空气的。

张丰冲了两杯咖啡,端给我一杯,大剌剌的坐在沙发上喝了起来,蒙琪则黑着脸坐在我们对面,像是心情不太好。

就咱们三个?

我茫然的看着周围,不太确定的问道。

你这徒弟有点呆呀,这别墅都闹鬼了,人家还会住在这里?

蒙琪迅速抢过我一口没喝的咖啡,笑着调侃道。

实话告诉你,逸风怕你搞砸了才让我来看着的。

张丰的表情没变,淡淡的瞥了蒙琪一眼,他这副态度差点把蒙琪气疯,他站起来转了几圈,指着张丰的鼻子就要发飙,可就在这时,头顶的灯突然灭了。

客厅立刻陷入一边黑暗,我立刻拔出匕首,警惕的侧着耳朵听周围的声音,周围像是瞬间陷入一片死寂,只是那股香味突然变重了,变得特别刺鼻,甚至隐隐透着一股腥臭的味道。

啪……

这时我耳边突然传来一声脆响,紧接着头顶的灯再次亮起,我有些慌神,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发现客厅里就剩下自己一个人了,地面上还有一个破碎的咖啡杯,刚才的脆响肯定就是这个杯子摔碎发出来的。

令我奇怪的并不是杯子碎了,而是杯子里的咖啡一滴都不剩,刚才蒙琪根本没来得及喝,灯突然灭了之后,他肯定更来不及喝咖啡了,那是被谁喝了,难道这套别墅里还有第四个人?

想到这我不由的到抽了口凉气,我们可是来抓鬼的,刚才那杯咖啡不会是被鬼给喝了吧?

我心里恐惧,心说,这两货太不靠谱的了,竟然将自己这个什么都不懂的菜鸟留在这里,如果那只鬼突然跑回来,我该怎么办?

我快步走到门口,打开门本来想先离开别墅出去躲躲,但走楚别墅的瞬间夜色就立刻扑了进来,将我整个人都笼罩在黑暗中,我这才想起来,这外面可是郊区,周围好几里没有人影跑,跑出去显然是不明智的。

谁知道等我退回到别墅里面时,别墅的门突然砰的一下自己关上了……

异魂诡事同类小说

医道皇途

时间2021-07-21

医道皇途

林潜雪儿是作者晨弈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这部......

格格爬出元帅府

时间2021-07-21

格格爬出元帅府

主角是盛沛霖金韫婉的小说叫做《格格爬出元帅府》,是作者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