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龙师狂婿(陈飞柳柔)大结局更新

陈飞柳柔主角小说
陈飞柳柔是著名作者大浪淘沙经典小说中的主角,书中的男主磐石般坚定,女主的豁然与可爱,温暖而不失俏皮。那么陈飞柳柔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委屈!绝望!席卷柳柔全身各个细胞,她跌坐在地上,泪流满面,显得那么孤独............

小说《龙师狂婿》在线阅读

《龙师狂婿》

委屈!

绝望!

席卷柳柔全身各个细胞,她跌坐在地上,泪流满面,显得那么孤独无助,哭得那么伤心欲绝。

她走投无路了!

沈少平不仅对绝望的柳柔有一丝丝同情,反倒被她这副样子激起了更加变态的欲望。

他蹲下身,狠狠捏住柳柔的下巴,冷冷道:“别挣扎了,乖乖听话就能少受点罪。”

“从了我,我就会饶你父母一命,否则,今天你们一家人都得死!”

柳柔奋力想要挣开他的手,一双美目含泪怒瞪,一点没有要屈服的意思。

这样的沉默让沈少平的眸子又添了几分寒意。

这时,沈万年眼神骤然一冷:“柳柔,如果你不答应,我就派人去宰了陈飞!”

柳柔面色剧变,“你敢!?”

沈万年不怒反笑,眼神阴毒:“我有什么不敢?一个废物上门女婿的生命,我沈万年想拿,有谁敢说半个不字?”

“只要是我儿子想要的,我都会满足他,你可以试试!”

“你只有三秒钟时间考虑,三秒钟过后,如果你还不答应,我就让人去杀了陈飞,把他的头放在你面前!”

“现在,倒数,三....”

柳柔瞳孔剧烈收缩,遍体生寒。

她没想到,沈万年会是这么狠辣。

狠,太狠了!

竟然拿陈飞的性命来威胁她!

绝望,慢慢吞噬了柳柔的思想,恐惧让她浑身颤抖。

她想要大喊求助,但抬头四下观望后,她又自嘲的笑笑。

柳宗山、柳山河这些人连她都不顾,又怎么会在乎陈飞的死活?

“二!”沈万年冷冷道。

这声音,如同地狱里勾魂的魔鬼,让柳柔浑身一颤。

她咬着牙,眼神惶恐而挣扎,脑海中浮现出陈飞救她时的英勇身影,浮现出和陈飞相处的点点滴滴。

陈飞为她付出的一切,温暖着她。

“一!”

沈万年说完最后一个字,眼神更冷,冷声道:“来人,去杀陈飞。”

“是!”

话语一落,一个凶神恶煞的男人立即向外面走去。

柳柔神色剧变,脑海里浮现出陈飞被砍死的悲惨画面,顿时吓得一个哆嗦,急忙颤声道:“别,别去!”

“好……我答应你……”

柳柔咬着牙,颤抖着说出这几个字,“就一晚。”

沈少平得逞的奸笑,拍了拍她的脸,“早这样不就好了吗?省的你的家人和你一起受苦。”

柳柔别开脸,慢慢爬起身子,站直后才看着他冷声发问:“我已经答应你了,你可以放我的家人离开了吧?”

沈少平冷冷一笑,“不,我怎么确定你的诚意?万一你只是口头答应,到了晚上逃跑了,那我不是得不偿失?”

“那你想怎样?”柳柔反问。

“脱。”沈少平眼神阴冷。

“你说什么?”柳柔内心一颤。

“愣着干什么?我让你脱,没听见吗?”

“我告诉你,今天你经历的,绝对不只是脱这么简单!”

沈少平话音刚落,他带来的人便已经搓着手,双眼发亮的盯着柳柔,溢出的嬉笑声透露出他们龌龊的思想。

柳柔这笑声,双拳不由紧握,气得浑身颤抖。

她虽答应了沈少平的要求,可她根本没有想到,竟然还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出丑!

她现在穿着的只有一件针织开衫,要是脱掉,里面就只剩下一件贴身小背心,这和**着身子站在这些人面前有什么区别!?

这种屈辱,还不如去死!

“不要挑战我的耐心,你要是不按照我儿子所说的来,我马上让人去杀了陈飞!”沈万年冷冷道。

柳柔内心绝望。

绝望的她只能咬紧牙关,抬手覆上扣子,双眼紧闭的深呼吸一口,一鼓作气解开扣子,任由它顺着肩膀滑落到地上。

完美的肩线,白皙修长的双臂,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

有些保镖更是大着胆子朝柳柔吹起了口哨,调戏的笑声不绝于耳。

沈少平满意的点了点头,双眼发光。

柳柔不愧为绝色,仅仅只是穿着一件小背心都这么勾人心魂,让他蠢蠢欲动,已经等不到今晚了!

他狞笑道:“不错,就是你这衣服脱得不够彻底啊,我的意思是,**!”

“你~”柳柔气极,紧咬牙关。

“不照做,我马上就去杀了陈飞。”沈少平狞笑道。

“别去,我照做便是!”

柳柔吞声忍泪,缓慢地脱自己的衣服。

“柔柔,我可怜的孩子~~”柳山河低着头,不忍心看自己的女儿受辱,眼泪悄无声息的打在地面。

周梅哭的喘不上气,几乎要晕厥,但却不敢为女儿开口说一句话,伤心欲绝,泪流满面。

张狂、柳晴雪也都面色难看,内心绝望。

羞辱!

**裸的羞辱!

沈少平这是把他们所有人的自尊扔在地上,踩个粉碎。

柳宗山非但没有感到羞愧,反而纷纷朝着柳柔开口催促:“你在搞什么?还不快一点,别让沈少爷等急了!”

“就是啊,都已经答应了还这么磨磨唧唧,别当了**还要立牌坊了!”

“赶紧脱赶紧脱,把沈少侍奉好了,我们柳家才能安然无恙,这是你对柳家唯一贡献!”

柳柔抱紧了自己的双臂,咬着牙,泪眼模糊的看着这些出声的人,遍体生寒。

她明明救了他们,他们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

此时,一个保镖说道:“少爷,都准备好了。”

沈少平听了保镖的答复后,一拍扶手站起了身:“行,也不能便宜你们这些人了,饱了眼福之后,就是我享受的时候了。”

“柳柔,跟我进来吧!”

说罢,沈少平便起身仰天大笑的朝身后的房间走去。

柳柔看着那间休息室,下意识的朝后退了两步。

是人都知道,这时候进了房间会发生什么。

见柳柔没有跟上,沈少平不由皱起了眉头:“叫不动了?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沈万年见着儿子不高兴,眼神一冷,出声威胁:“记住你刚才答应的事,不然,陈飞的命……”

“我知道!不用你来提醒我!”

柳柔咬紧了牙关抬脚,一步一步朝沈少平走去。

在她身后,柳宗山等人冷眼旁观,面无表情,如同畜生。

沈少平狞笑,眼眸森冷地看着柳柔。

柳柔双眼通红,眼泪在眼眶里面打转。

脚步如同灌铅一般沉重,每走一步,她内心就绝望一分。

为什么?

她的命运会是这样,为什么没有任何一个人会为她着想?

“哭哭啼啼的,找死,给老子进来,今天,老子就要把你就地正法!”沈少平面目狰狞,抓住柳柔的手,就要把柳柔拖进房间里。

柳柔被拽着,更加绝望,情绪崩溃,眼泪夺眶而出。

她咬住自己的舌头,绝望地闭上眼睛,萌生了寻死的念头。

就在此时,一个冰冷如刀、杀气冲霄的声音响起:

“把你的脏手放开!”

陈飞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门口,眼神如刀似剑,冷冰冰地盯着沈少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