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灭龙帝by槿煜在线免费阅读

陈战陈妩陈予恩主角小说
槿煜的小说《不灭龙帝》广受读者喜欢,主角陈战陈妩陈予恩的人气也是非常高的,这样的情节和人物结合在一起简直是惊喜,每一章节的内容环环相扣,《不灭龙帝》三天时间匆匆而过,浓郁白光已经尽数被陈战纳入体内。陈战幽幽睁开双眼,稍............

小说《不灭龙帝》在线阅读

《不灭龙帝》

三天时间匆匆而过,浓郁白光已经尽数被陈战纳入体内。

陈战幽幽睁开双眼,稍显迷茫。

站直身体,浑身噼啪作响,感受自身气机,陈战脸色一僵:“一重宝体?”

难道,自己失败了?

这时,脑海中神秘人的声音响起:“不错,你的毅力和身体吸收能力远超我的想象,没想到崆峒印之中仅剩的不老泉之气,都被你尽数吸收了。”

“前辈,可我现在才一重宝体的肉身啊!”陈战苦笑。

“你感受一下自身的力量再说。”神秘人无语道。

陈战一怔,打量起了自己的身体,不同之前长年累月苦修而来的古铜色肌肤,现在的皮肤,宛如剥壳的鸡蛋,似乎掐一下就能出水。

陈战嘴角抖了抖,随后捏紧拳头,浑身力量汇聚,朝着面前打出一拳。

‘轰’

沉重的音爆声,让谷底的罡风都为之一滞。

“这力量!”陈战震惊了,哪怕是先前的七重宝体全力打出的一拳,强度也不足这一拳的十分之一!

“恭喜你,成功踏入了九禁领域的第一禁,我也没有想到,你的身体吸收能力这么强,短短三天,不仅融入了龙血,让血脉升华,身体回归先天纯净。更是凭着不老泉气的补充,一举突破了八、九重宝体。”神秘人说到。

“这就是,禁忌宝体?”感受着体内生生不息的力量,陈战内心的喜悦无以言表。

“不过,这一切,都只是刚开始。”神秘人道。

“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多谢前辈传授秘法。”陈战由衷道。

“你不要高兴的太早了。”神秘人打断了陈战的兴奋:“原本我的打算是用这滴龙血先补足你缺失的精血,打好底子,再以不老泉气慢慢温养你的肉身,可你一下子把崆峒印中仅剩的不老泉气都吸收了,这代表着你新生的龙血没有了后续的养分。”

陈战一怔:“这会怎么样?”

神秘人微微一顿:“龙血浓度不够,不足以不断造血,又没了养分供给,长此以往,龙血枯竭,你的肉身也会进入不可逆的衰败过程。”

“一旦龙血耗尽,你自身不会再新生血液,你就会死。”

陈战呆立原地,面色惨淡。

“当然,你也不用太过沮丧,解决方法是有的,通过猎杀妖兽,掠夺宝血,可以不断地给龙血补充,越强大的妖兽,对龙血的供给也就越大,这原本也是增强龙血宝体最直接的一个途径。”

陈战松了一口气。

“还有一种方法,便是找寻天材地宝来供养崆峒印,要知道,不老泉,可是世间最纯正的生命之力。”

神秘人的一番话,让陈战紧绷的心弦松下。

“小子,福兮祸所依,一切都是有得有失的,你能在短时间内踏入禁忌领域固然可喜,可想要保持龙血不衰败,再上一层楼,这其中的付出也是巨大的。”

陈战点头:“前辈所言极是。”

神秘人很满意陈战这种不骄不躁的态度:“当务之急,你得离开这个山谷,谷底罡风凛冽,不宜久留,但在这之前,这谷底之中,倒还有一样东西,需要你帮我去拿一下。”

“什么东西?”陈战疑惑道。

……

堕龙崖。

一只洁白如玉的手掌抓在了崖边的岩石上,伴随一声暴喝,陈战身躯腾空,稳稳落在了地面上。

“呼,这堕龙崖可真险啊,要不是锻造出了一禁宝体,凭先前的我,哪怕力竭也爬不上来啊。”陈战平复着自身的气息,喃喃道。

脚边,血液已经干涸凝固,但陈妩的背叛的场景尤在眼前徘徊,历历在目。

陈战咧嘴一笑:“我陈战,今后要走向更广阔的天地,陈妩,你背叛我,只能说明你有眼无珠。”

“呵,刚刚有点成就,就开始得意忘形了?”

脑海中,传来神秘人的嘲讽声。

陈战尴尬一笑,目光从那摊血迹上移开,伸展四肢,享受堕龙崖底终日不见的暖阳。

忽的,一阵清风吹过,陈战只觉下身一凉。

“**!”

陈战愣住,连忙用双手遮挡住自己。

脑海中,神秘人发出一声讥笑。

陈战满面羞恼,竟是不知道自己的衣物是什么时候丢掉的,不由怨念道:“前辈,你怎么不提醒我!”

“咳咳,我以为你喜欢这种凉飕飕的感觉。”神秘人忍住笑意说到。

‘吼~’

就在这时,不远处奔腾而来一道火红身影,待到临近,一对眯眯眼看着光洁无一物的陈战,不由双眼睁到了此生最大。

“孽畜,看什么看!”感受到不远处这头烈猪妖兽不过六重宝体气机,陈战更加羞愤难当,举步间,足底生风。

硕大的烈猪妖兽来不及反应,陈战从天而降的一拳将整个猪脑袋都砸进了泥地里,可怜这头也算纵横山林多久的烈猪妖兽,只来得及蹬了蹬后腿,饮恨在羞怒的陈战拳下。

感受到自己的一拳之威,陈战不由心潮澎湃。

光论力量,一禁龙血宝体比之九重极限宝体记载的九千九百九十九斤并没有强悍到哪里去,可怕的是,一身力气如臂使指,这才是踏入禁忌领域的强大之处吧!

没有浪费,陈战将鲜热的烈猪宝血一口吞下,腹中,火热一片,陈战认真炼化。

‘呼’

吐出一口白雾,陈战有些遗憾道:“这六重宝体的烈猪精血,给血脉的增幅竟然这么有限。”

“别不知足了,想要铸就强大的龙血宝体,最好是猎杀有着龙族血脉或者更强大的妖兽,这些普通血脉,又修为低下的妖兽,也就现在还有些效果。”神秘人教育道。

陈战叹了一口气,拥有了前进方向的他,自然是想要更加强大,可神秘人说的简单,拥有龙族血脉的妖兽,哪一头不是强悍无比,起码以他的见识,至今都未曾遇到过。

一边收拾烈猪坚硬无比的猪皮,准备给自己做一件简陋的遮蔽衣物。

一边,陈战心念动荡,问到:“前辈,刚刚你让我在谷底取的东西是什么?”

神秘人沉吟片刻,虚影从陈战掌心的崆峒印纹路中飘出,手中托着一块散发幽光的石头。

“这是魂晶,谷底千百年来聚集的妖兽残魂,在堕龙崖的特殊地形之中,凝练而出的精华,它能够补足我这虚弱的残魂。”

陈战一怔,默不作声地点了点头,将神秘人这话记在了心上。

满意地套上了火红色的兽皮短裙,陈战抬头北望,眼神逐渐冰冷。

“陈冰,陈妩,等着我!”

……

陈塘城,陈家。

一名手下敲响了陈冰的房门,在获得允许后,满脸喜色地走了进去,在见到身上覆盖了一层冰霜的陈冰,手下更显恭敬道:“少爷,陈战已经三天没有回来了,家族的探子也都撤了回来,可以肯定,陈战已经死了。”

闻言,陈冰睁开双眼,眼眸中,一片冰蓝之色:“当真?”

手下点头,眼神火热道:“此事是二爷亲自确认过的,做不得假,今后陈战这个绊脚石不在了,少爷,您就坐稳了陈家的少族长之位了!”

“小心隔墙有耳。”陈冰站了起来,看向窗外的一片明媚,心情不由大好。

“既然人已经死了,有些东西,也该交出来了,陈十三,你替我去办件事……”

陈战小院,原本的仆从尽数离去,庭院中精心打理的花卉散落一地,被脚掌碾作烂泥。

主屋内,几人大包小包匆匆朝外走去。

“你们这些强盗,给我放下,这些都是少爷的东西。”哭泣声响起,只见一个面黄肌瘦的女孩,死死地抱着最后一人的大腿,不让其离去。

“陈予恩,给我放开。”被抱住大腿那人呼喝道。

“不放,你把少爷的东西放下。”女孩瘦弱,挂在那人腿上,说什么都不肯放手,满脸的倔强。

那人眼看同行的人远去,不忿之下,猛的一脚踹出,瘦弱的陈予恩哪受得住这一脚,闷哼一声从墙上滑落,嘴角溢出鲜血。

双眼已经有些迷离,陈予恩悲泣地流下了两行清泪,喃喃道:“你们这些强盗,等少爷回来,不会放过你们的。”

墙倒众人推,陈战死讯传出,原本侍奉他的仆从尽数离去,还不忘搜刮小院中为数不多的财富。

依旧不离不弃,坚信陈战会回来的,就只有打小生活在陈战身边,一起长大的小丫头,陈予恩。

如今,眼看着陈战小院被搬空,陈予恩像一只无助的小鹌鹑,蜷缩在角落黯淡流泪。

“少爷,你在哪里,快回来啊,予恩好怕。”

“怕什么呀?”声音响起。

“少爷!”陈予恩猛的抬头。

但在看清楚来人后,惊喜之色化作满脸恐惧。

“陈十三,你来干嘛,给我……”

‘呜呜呜’

陈予恩话没说完,脖子被陈十三一把抓住,像只小鸡仔一样被拎起,手脚乱动,却难以挣脱陈十三的铁手。

阴沉的话语在陈予恩耳畔响起:“告诉我,家主令被陈战藏哪了!”

陈予恩双眼睁大,面色涨红,不住摇头。

“不见棺材不掉泪。”陈十三咧嘴一笑,手掌一翻,一根银针闪烁着寒光出现,在陈予恩惊恐的大眼中,银针被狠狠插入她的琵琶骨。

再也没有力气反抗,陈予恩像个破布娃娃一样被扔在地上,绝望无助地望向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