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645232by凤小溪精彩试读

羲玄琉璃主角小说
羲玄琉璃是作者羲玄琉璃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书中羲玄琉璃的情节表达的淋淋尽致,言情的小说还写的如此之好,扣人心弦,超棒!这半月,琉璃都是如此挨过来的。  她满身遍布着雷痕,手脚提不起一丝丝力气。  却还是撑着无力的.........

小说《65645232》在线阅读

  第一章 他不信她

  天界。

  天牢中死寂一片。

  唯有雷刑轰鸣,落在身上,一阵灼烧的痛。

  这半月,琉璃都是如此挨过来的。

  她满身遍布着雷痕,手脚提不起一丝丝力气。

  却还是撑着无力的身子,一双眼紧紧盯着缓缓走来的人:和尚,你来了。

  羲玄和尚,西方圣佛,也是琉璃放在心里上千年的人。

  他面容清冷,唯有眼尾一抹朱砂痣平添了些妖冶。

  羲玄看着她,面无表情:现在,你可以说佛珠在哪儿了?

  半月前,镇守灵山的佛珠不翼而飞。

  灵山下镇压的魔兽躁动不安,惹得天界大乱。

  而昊天镜中显示的赫然是琉璃将其偷走,可却如何都寻不到踪迹。

  闻言,琉璃眼神黯了黯:我以为你来见我,是因为信我。

  羲玄眼中一片冷寂。

  琉璃看的一阵心凉,是啊,要不是她说不见到他,永远不会说出佛珠所在,他怎么可能会主动来见自己!

  可是她真的不知道佛珠在何处。

  思及此,琉璃脑海深处的神魂断裂处又是一阵针扎的痛。

  她面色有些苍白,却还是强忍着没出声。

  很久,才重新开口:和尚,若我说我真的没偷,你可信?

  琉璃声音轻微,眸间满是脆弱的希冀。

  昊天镜不会作假。羲玄声音冷凝。

  琉璃一阵语噎。

  那日她偷听到有人要偷盗佛珠,便赴灵山告诉羲玄防备。

  可不想刚到便中了术法昏了过去,再醒来,自己便成为了天界喊打喊杀的罪人!

  她其实解释过的,可没人信。

  想到这儿,琉璃看向羲玄:若我说我去是为了防止佛珠被盗,你可信?

  她看着羲玄,期望着他的回答。

  可他只是问:你说,还是不说。

  闻言,琉璃只觉得心像被凌迟般,痛的她喘不过气。

  他连信或不信都懒得说,直接认定了她的罪!

  千年相识,连这半分信任都换不来,何其可悲。

  她想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而羲玄见状,再不多言,转身离去。

  和尚!琉璃喊着,撑着想要站起身追上去。

  可全身却传来一阵阵麻痹的疼痛,连带着脑海深处也是一阵阵撕裂的痛。

  眼前一阵模糊。

  琉璃摔倒在地,一双眼却还望着羲玄远去的方向。

  和尚,为什么就不能信我呢?

  她一遍遍问着,可回答她的,只有越来越响的雷鸣,以及身上来来回回碾压的疼!

  不知是何时昏过去的。

  再醒来,是被一声声哀求叫醒的。

  圣佛,天帝,琉璃长公主真的是无辜的,她神魂有损,受不住雷刑,求求你们放过她吧!

  是伴她从小到大的仙侍阿玉。

  可她不该在旸谷吗?怎么也偷跑了出来!

  想到这儿,琉璃下意识的看向天帝,只瞧见他冰冷的脸色。

  刹那间,心不由提起。

  她强撑着跪起身,哑声哀求:兄长,是我的错,擅自出旸谷的人是我,不是阿玉,您别怪罪她……

  可天帝只是挥了挥袖。

  下一秒,琉璃只见一道仙力冲进阿玉体内。

  刹那间,她整个人便化作一抹齑粉,消散不见——

  第二章 何因何果

  天界大殿一阵阵死寂。

  琉璃怔怔的望着阿玉消失的地方,连呼吸都凝滞住了。

  阿玉……她喃声唤着,可再没人能回她。

  居于上位的天帝和羲玄看着这一幕,脸上不见半分动容。

  琉璃,你可知错?

  羲玄的声音清淡漠然,端得一副高高在上。

  琉璃眼睫微颤,缓缓看向他。

  四目相对,那一瞬间她好像想起了什么。

  和尚,你救救阿玉好不好?你能复生她的对吧?你救救她……

  琉璃跪行几步上前抓住羲玄衣摆,哀声求着。

  可羲玄只是看着她:是非因果,救不得。

  救不得,不是不能救!

  琉璃怔怔望着羲玄,此刻他眼中的慈悲如一柄利剑穿心,让她痛不欲生。

  为什么?

  就因为天书说她命带魔煞,所以她一出世便被囚如旸谷。

  甚至为了不让她有入魔可能,还裂她神魂,断她修行之途,要她日日忍受魂裂的痛苦!

  而现在,连唯一陪在她身边的阿玉也不得长生……

  闻言,羲玄却只冷声说:你偷了佛珠是因,她为你死是果。琉璃,是你害了她。

  琉璃听得心里阵阵发凉,连带着脑海深处一阵撕裂的痛。

  但还是挤出了一丝清明。

  她哑声辩解:我真的没有偷佛珠,和尚,你救救阿玉,我求你!

  可最后换来的,只是羲玄一句:我可为她敛魂转世,但你需献出神魂,代替佛珠镇守灵山百年。

  献魂是将肉体与神魂剥离开的法子。

  神魂离体之后脆弱易碎,一旦神魂毁灭,那献魂者也会灰飞烟灭。

  而那灵山底更是魔兽肆横。

  羲玄提出这要求,是要她去死吗?

  琉璃不知道,她看着眼前眸色依旧悲悯的男人,却只觉得陌生至极。

  出家人慈悲为怀,可她的和尚却偏偏对她冷心冷情。

  琉璃看着被自己紧拽着,却不见半分褶皱的袈裟。

  恍然间悟出个道理:这千年过去,她也未能在羲玄的心上留下半点儿痕迹。

  也知道羲玄言出必行,若想救阿玉,自己便只能按着他说的去做。

  想到这儿,琉璃慢慢收回了手,俯身叩首在地:有劳圣佛。

  自这日之后,琉璃便去了灵山。

  在魔兽洪流肆虐间,她惶惶度日,神魂也愈渐破碎!

  琉璃却忍痛一直熬着,她在等,等羲玄查明真相放她出去的那天。

  终于,百年过去。

  她终于再次见到了羲玄。

  可他说的第一句话却是:为偿佛珠因果,你代替思羽公主嫁与魔帝为妃,十日后大婚。

  他声音清冽,冻得人清醒。

  凭什么?

  琉璃凝视着他眼眸,想起曾经听过的流言沉声说:魔帝心悦之人是琉思羽,为何要我嫁?

  思羽公主乃天帝之女,地位尊贵,不能为妃。羲玄漠声回道。

  琉璃怔住:所以她不能,我便能了?

  她是天帝唯一的妹妹,可在羲玄口中却如此低贱。

  你又可想过,若魔帝看到我发现被天界蒙骗,他会如何对我?

  琉璃忍着心中刺痛继续问。

  她想知道,在羲玄心里有没有那么一丁点在乎过自己,考虑过自己。

  可羲玄只是说:琉璃,这是你该赎的罪。

  第三章 藏心千年

  这日之后,琉璃被封了仙力囚进旸禾殿,等待着十日后的那场大婚。

  转眼两日过去。

  天界之中,因着两界联姻的大事洋溢着喜意,好不热闹。

  唯有琉璃一人满心涩涩,有苦难言。

  大殿上。

  天帝与魔界来人商讨着大婚事宜。

  而被带过来的琉璃站在大殿角落处,目光却一直落在他右下方的羲玄身上。

  许是她看的久了,羲玄望了过来。

  瞧见琉璃,他神情也没半分变化。

  这般的冷漠看的琉璃心头一阵针扎般的疼,她下意识的往过走了一步。

  和尚……

  琉璃唤着,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

  最后只化作了一句:和尚,我真的……不想嫁。

  可羲玄好像没听见,平静的收回视线。

  看着这样的他,琉璃喉间泛起抹苦涩。

  莫名的,她想起了两人初见时,他为圣佛开坛讲经,玄扬佛法,满身光辉。

  而自己却不敢见人,偷偷藏于阴暗衣角仰望。

  也是这一眼,他便她入了心,一放便是千年。

  即使到如今这个份上,他封了她仙力,逼她嫁人,琉璃还是不死心,放不下。

  但从始至终,羲玄只字未语。

  殿内渐渐变空。

  琉璃在数十步外亦步亦趋的跟着羲玄。

  她在等,等他想起自己,愿意理睬自己,回头看一眼自己!

  可从未——

  琉璃停住脚,看着继续前行的羲玄,眼里的光越来越黯。

  却在这时,一人拦在了身前。

  姑姑,近来可好?

  琉思羽关切着,笑的乖巧,听说你被羲玄封了仙力,不日便要嫁去魔界。思羽本有些担忧,但想来姑姑命带魔煞,如今也算是回去该回的地方。

  琉璃没说话,琉思羽话里句句讥讽她自是听的出来。

  只是过往千年她已习惯,也不想去琢磨她这敌意从何而来。

  琉璃转身想要离开,可琉思羽却不愿善罢甘休。

  她将人抓住,讥声讽刺:不过是个不被天界认可的怪物,也敢肖想羲玄?他是圣佛,尊贵荣耀,你也配?

  琉璃瞳孔一缩,下意识的否认:我没有!

  她不敢承认,如琉思羽说的一般,她也怕玷污了羲玄那般高洁的人。

  可那小心翼翼保护的情被人当做垃圾般踩在脚下。

  琉璃心里一阵刀剜般的痛,疼的她面色发白。

  而琉思羽却笑的诡异:没有最好,毕竟被你喜欢这件事想起来都让人作呕!你说是吧,羲玄?

  闻言,琉璃心一颤。

  顺着琉思羽的目光转头,就瞧见不知何时去而复返的羲玄正站在那儿。

  他脸上一片漠然,瞧不出丝毫情绪。

  琉璃不知道羲玄听到了多少。

  一时间,她满心慌张无措,既期待他听到,又怕他听到。

  和尚……琉璃唤着,等着羲玄说话。

  可他只是漠然从她身边走过,连个眼神都欠奉!

  琉璃僵在原地,只觉得浑身上下的血肉寸寸冻结。

  天色不知何时暗下来的。

  回过神时,周遭已空无一人。

  夜风吹来,琉璃环抱着自己汲取着点点的暖意,却还是觉得冷。

  那冷,像是从心底弥漫上来的,如水般将她淹没。

  良久,她刚迈着僵硬的身子要往旸禾殿回。

  这时,不知从何来的纸鹤停在琉璃面前,其中传来一道急声。

  琉璃长公主,快来禅明宫,圣佛陷进了幻境,神魂将碎!

  第四章 幻境阴谋

  琉璃脑袋嗡然空白,转身就朝禅明宫跑去。

  自从仙力被封,她从未有一刻像现在这般恨自己的无用!

  禅明宫内。

  琉璃快步跑进去,就瞧见羲玄那往日冰冷的面容挂上了几分苍白。

  唯有眼尾那颗朱砂痣红的更加妖冶!

  琉璃有一瞬间的发怔,但很快便回神:和尚!

  可此时,羲玄深陷幻境不能给她半分回应。

  琉璃看着他越发苍白的面色,顾不上许多,忙逼出心头血滴在他眉心,以魂入幻境。

  她知晓这样的法子会让自己本就不坚固的神魂碎的更严重。

  但为了羲玄,她什么都能做!

  可不想刚入幻境,琉璃便被击飞出去,整个人摔在地上。

  神魂激荡下,一口精血呕出。

  她轻咳着,看着满目冷凝的羲玄,哑声说:和尚,我是琉璃。

  可羲玄似乎听不懂,只是像被操纵般对她出手。

  琉璃无力还手,只能边闪躲边唤着羲玄,希望他能清醒过来。

  时间慢慢过去,琉璃越来越无力,而羲玄的脸色也越来越白。

  她知道,若再这样下去,即使羲玄出了幻境,修为也会跌落几层。

  想到这儿,琉璃抿了抿唇。

  而就在这时,羲玄又是一掌拍了过来。

  她没有躲,反而迎了上去。

  砰!一掌落下。

  琉璃神魂几乎要碎掉,再也无法在幻境停留!

  最后之际,她还是拼死抱住了羲玄。

  和尚,醒醒!快醒过来!

  琉璃哑声喊着,染血的唇落在他耳垂,轻轻一吻:和尚……

  这一声后,她再无意识。

  再醒来时,神魂已经归体。

  琉璃睁开眼,就是一口血涌出。

  她看着地上的红,脑海中满是幻境中的羲玄。

  琉璃四望寻找羲玄,却发现他就站在几步外,神色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