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总的心痒难耐更新章节目录(唐穗周斯也)

唐穗周斯也主角小说
《周总的心痒难耐》是挽裙的一部作品,创作手法新颖,风格很独特,小说《周总的心痒难耐》真的很棒,主角唐穗周斯也的人物性格都非常鲜明,挽裙对小说情节的描写很真实、自然,《周总的心痒难耐》第16章周斯也打开车门,从车里走了下来,冷冷看着唐赫:“不怕死?”“............

小说《周总的心痒难耐》在线阅读

《周总的心痒难耐》

第16章

周斯也打开车门,从车里走了下来,冷冷看着唐赫:“不怕死?”

“我不怕。”唐赫像是仇人一样的眼神盯着他看,“你知不知道我姐生病了?你还敢这样对她?!”

周斯也笑了起来,眉眼尽是嘲弄,“所以呢?”

“你就是这种态度?你到底知不知道她都经历了什么,你心里到底有过她没有?”唐赫恶狠狠盯着他,“你一开始就是在算计我们家,你把唐家倾吞了,重造了属于你周家的公司,现在利用完我姐,就一脚踢开!”

周斯也并未回应,从口袋里拿出一盒烟,拿出一根轻轻叼着,似乎没放在心上。

“我姐姐现在生病在医院,你还敢做对不起她的事!”

“那你倒是说说,她生了什么病,感冒?发烧?还是心脏病?”

他完全不在意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嘲讽口吻,在他心底深处,他对唐穗是生是死毫不在意。

可是他眼前居然闪过唐穗咳血的画面,他的心脏也不由自主缩了缩,仿佛被人狠狠扎了一下。

“怎么,她特地叫你过来跟我卖惨博取同情?”这种招数也用得出来,真把他当傻子?

唐赫说:“你就是这样看我姐的?当初可是周爷爷要我姐姐嫁给你的,你也没有拒绝,现在你倒还反过来找我姐的不是,周斯也,你是人吗?”

“你到底知不知道她现在得了癌症,晚期,活不了几年了!你怎么能这么禽兽不如!”

也就一瞬间的功夫的功夫,他的表情就变了,唇角嘲讽的弧度越扩越大,甚至直接笑了出来,“说完了?所以呢,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是真不关心我姐?!”

“唐赫,我劝你,既然她要死了,那我建议你赶紧去陪她,毕竟再过不久,你就要进监狱了。”

“你说什么?”

“法院传票没收到?恩?你伤了我的女人,我会就这样放过你?”

“你果然承认了,你就是做了对不起我姐的事,你和那个贱女人,从一开始就在算计我们家,我跟你没完!”

唐赫说完,稚气未脱的面庞上燃起愤怒的神色,下一秒,他就朝周斯也跑过去,可他才十七岁,周斯也可是一个成年男人,他的体格比起看起来比较瘦弱的唐赫,不是一个等级的。

周斯也很轻松就制服了唐赫,而唐赫的行为,也**到周斯也,让他颇为不爽,于是周斯也不跟唐赫客气,而是抬腿一脚踹到唐赫身上,把他踹开。

周斯也可是练过的,唐赫太过瘦弱,不是他的对手。

唐赫吃痛倒地,他挨了这一脚,还没完,周斯也说:“还想偷袭我?你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

“周斯也你这个衣冠禽兽,你有本事就把我抓进去,我要是怕你,我是孙子!”

“倒是有几分骨气,那行,我倒是要看看你有多硬气。”

......

过了几天,学校又打来电话找唐穗,问起了唐赫的下落。

唐穗一下子惊坐了起来,坐起来太猛烈,一下子没缓过来,还咳了几声,说:“老师,你说什么?唐赫没回学校?”

“对啊,他就没回来过,他到底去哪里了?”

手机一下子滑落在地上,老师还在那边说什么,她都听不见了,一下子猛烈咳嗽起来。

这几天她在家里休息,以此想缓一口气,她以为唐赫回学校了,这才放心在家喘口气,结果唐赫并没有回去!

唐穗赶紧起床换衣服出门,她也给唐赫的手机打电话,但是一直没人接听,也是这会,她有了很不好的预感。

眼皮还在跳,跳得她心慌得不行。

她很怕这个弟弟出事,她很担心。

她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去哪里找唐赫,但其实她心里是有预感,肯定跟周斯也有关系,既然肯定了这个想法,她就给周斯也打电话。

周斯也倒是很快接听了,但她也听到了苏茉莉的声音。

她的心脏再次揪得紧紧的,又麻又痛,反复交织,折磨,要不是还有一口气,她真的撑不住了。

“唐大小姐,又有什么事?”周斯也的声音听起来尽是嘲讽。

唐穗心都快死了,“周斯也,我弟弟呢?”

“哦,找弟弟来了?呵......”

“周斯也,是不是你对他做了什么?是不是你做了什么?”她反复问,就是不愿意相信,可如果真是他,那怎么办,他怎么会这么狠心?

“他做错了事,我帮你以及你父母惩罚他,这时候,他还在拘留所里。”

“你说什么?!”

“你不是癌症么,怎么,还耳聋?听不见?”

唐穗瞳孔瞪大,无比震惊,又充满惧怕,他知道她生病了?知道她患了癌症?

她的眼泪忽然就控制不住开始淌了出来,他都知道了?那他相信吗?

“斯也,我......”话还没说完,唐穗哽咽了一下。

周斯也冷冷的声音响起:“行了,别装了,我可没时间跟你耗,你这种人,怎么会这么容易死掉,我还不希望你死,你最好活着,命硬一点,我们之间的账,一点点清算。”

他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字里行间,一笔一划,似乎都是对她的恨,那么浓烈。

她的爱有多深,那他的恨就有多深。

而现在,她感觉到害怕了,也无比后悔,她怎么就爱上这么一个人,连基本信任都有,他......是真的不相信她。

刚才前几十秒,她还以为他既然知道她生病了,也许念在夫妻一场,会对她好那么一点点,就算是施舍也没关系,但是没有,他不信她生病了。

“都什么时候了,我没跟你开玩笑......”她真的快绷不住了,深深的呼吸一口气,她又咳嗽几声,“斯也,我生病了......”

我好痛,好痛,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痛的......

我的身体仿佛千穿百孔了,我真的快死了,为什么你还是不相信我......

唐穗仿佛用饿了浑身力气,外加病痛带给她的折磨,整个人仿佛枯萎了一般,呼吸都是困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