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都市重生小说>《小叔,丫头这个罪是你判的》季念语沈执墨结果怎么了-《小叔,丫头这个罪是你判的》季念语沈执墨大结局在线试读

《小叔,丫头这个罪是你判的》季念语沈执墨结果怎么了-《小叔,丫头这个罪是你判的》季念语沈执墨大结局在线试读

来源:ZB 发布时间:2022-01-16 17:34:22 作者:《小叔,丫头这个罪是你判的》季念语沈执墨
《小叔,丫头这个罪是你判的》季念语沈执墨是著名作者《小叔,丫头这个罪是你判的》季念语沈执墨经典小说中的主角,书中的男主磐石般坚定,女主的豁然与可爱,温暖而不失俏皮。那么《小叔,丫头这个罪是你判的》季念语沈执墨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经本庭宣判,被告人季念语犯盗窃罪,根据刑法第264条,判处有期徒行三年!”...
《小叔,丫头这个罪是你判的》季念语沈执墨结果怎么了-《小叔,丫头这个罪是你判的》季念语沈执墨大结局在线试读
《小叔,丫头这个罪是你判的》季念语沈执墨

​​第一章 他要结婚了

“恭喜你,终于摆脱我了。”

审判长的话也随之响起:“被告还有什么要陈述的?

“没有,我认罪。”

“是我偷的。”

季念语突然而随意的承认让他倏然转身,脸色一沉:“你….”

“这不就是你们想要的结果吗?满意了?”

“经本庭宣判,被告人季念语犯盗窃罪,根据刑法第264条,判处有期徒行三年!”

沈执墨泛白的唇颤了颤:“为什么?”

“小叔忘了吗?这个罪,是你判给我的。"

上天判我死行,由你亲手执行。

气氛沉默了一会儿,沈执墨看着她微颤的手,收紧了拳。

"上诉吧。”

季念语神色微滞:“不用。”

沈执墨被她毫不抗争的态度惹得多了丝莫名的心烦。

他拧着眉,语气多了分恼意:“你怎么就不能把当初纠缠我的精力放在眼前的正经事上?”

季言,季念语只是低着头不说话。

沈执墨脸一沉:“三年后出来,你就是有案底的人,你还能指望自己给你奶奶一个无忧无虑的晚年生活吗?”

季念语抓着衣服的手缓缓收紧,依旧是一言不发。

“季念语!”沈执墨低吼了一声,眉眼间满是遮不住的怒火。

气氛沉默了一会儿,沈执墨看着她微颤的手,收紧了拳。

“上诉吧。”

季念语神色微滞:“不用。”

沈执墨被她毫不抗争的态度惹得多了丝莫名的心烦。

他拧着眉,语气多了分恼意:“你怎么就不能把当初纠缠我的精力放在眼前的正经事上?”

季言,季念语只是低着头不说话。

沈执墨脸一沉:“三年后出来,你就是有案底的人,你还能指望自己给你奶奶一个无忧无虑的晚年生活吗?”

季念语抓着衣服的手缓缓收紧,依旧是一言不发。

“季念语!”沈执墨低吼了一声,眉眼间满是遮不住的怒火。

他不明白,为什么季念语要用这样无所谓的态度去面对人生。

只要她愿意说一句自己是无辜,他就会竭尽所能的帮她。

季念语抬起通红的双眼,颤声道:“小叔,再麻烦你一次,去帮我跟奶奶说我学习时间要延长了。”

沈执墨紧绷着脸,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她。

半晌,他扔下一句“你除了撒谎还会什么”便起身离去。

季念语呆呆地看着面前空荡的座椅,强忍了半天的泪水滚了出来。

她真的好想告诉沈执墨自己是无辜的,自己有多少委屈都憋在心里。

但她不能说,就是为了给季奶奶一个无忧无虑的晚年生活,所以她不能说。

突然,窒息感夹杂着心口的钝痛如潮水涌来,季念语面色一白,捂着胸口摔倒在地。

门口的狱警一惊,忙去扶她:“你怎么了!”

季念语的五官因为痛苦似是快要扭曲了,她张着嘴,猛地吐出一口鲜血。

“快叫救护车!”狱警朝外头喊了一声。

监狱外。

沈执墨坐在车里望着那压抑感十足的铁门,握着方向盘的手越收越紧。

本来就一团乱的心在想起季念语那憔悴的模样更像被荆棘缠绕着似的刺痛起来。

他收回视线,靠着椅背深深吸了好几口气。

当晚。

季念语眼神空洞地望着铁栏外的走廊。

想到独自在家的奶奶,她鼻尖一酸,险些落泪。

忽然,女警王琳过来打开了门,几个民警拿着一个燃着蜡烛的小蛋糕走了进来。

王琳温和地笑了笑:“我看了下你的身份证,今天是你二十岁的生日,虽然你家人不在,但我们都会陪着你。”

其实大家对季念语的情况都很同情,但情法不能混淆,只能用他们的方法让季念语不那么孤独。

季念语眸光一怔。

她的生日……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真正的生日是哪天,现在的生日是按照季奶奶捡到她那天算的。

季念语还记得,八岁那年,有人告诉自己她是被奶奶领养的。

她不明白领养是什么意思,就去问季奶奶。

奶奶说:“领养的意思就是别的孩子是在妈妈肚子里长大的,念念是在奶奶心里长大的。"

想到这儿,季念语突然哭了出来。

王琳赶忙安慰她:“过生日可不能哭,快许愿吧。”

几双充满善意的眼睛温暖的烛光让季念语难以控制情绪。

她看着蛋糕,两手相握,哽咽而虔诚:“我只有一个愿望,来生让我在奶奶肚子里长大,让我叫她一声妈妈……”

榕城的三伏天,像是个密不透气的大蒸笼。

季念语满头大汗走来,仰望着律师事务所高大肃穆的廊柱,局促的整理着自己的仪容。

她不敢在门口等沈执墨,怕被他的同事看见,拐了个弯,一瘸一拐地去停车场找到了那辆熟悉的轿车。

蹲在车门前,不知过了多久,车“滴滴”两声,解了锁。

季念语急忙转头站起来,喊了句:“小叔。”

走过来的男人长身玉立,看见她的一刻皱了眉。

季念语从破旧的背包里拿出一个崭新的保温饭盒,迎上去:“我今天做了你喜欢的油焖大虾……”

她知道,每次开庭,他总是会忙得忘记吃饭。

沈执墨站在原地,目光不悦:“我说过,让你不要再送了。”

季言,季念语脚步一顿,哑声解释:“可是……你的胃不好。”

沈执墨视线下落,那捧着饭盒的手瘦而粗糙,很难让人相信它来自一个刚十九岁的女孩。

“和你无关。”

他冷声拒绝,扫过她皱巴巴的衣服,不耐道:“倒不如把钱存着给你奶奶买药,或者学点文化。”

季念语双手一僵,笨拙的只能用无措的眼神看着他。

她存了给奶奶买药的钱,但学习的费用太高,她根本负担不起。

沈执墨收回眼神,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小叔。”季念语看着那淡漠的侧颜,心底泛酸。

“帮你奶奶打赢官沈的事已经过去三年了,你没必要三天两头的过来谢我。”

沈执墨打断她,又补充了一句:“我已经烦了。”

风轻云淡的五个字像是冰刺狠狠捅进季念语心里,让她全身都好像被冻僵。

三年前,与她相依为命的奶奶被车撞倒,肇事沈机却以奶奶的拾荒车违停为由反咬一口。

是沈执墨帮他们打赢了官沈,最后也只是象征性地收了十块钱的律师费。

那年,她十六岁,不知道从哪儿听人叫沈执墨“小叔”,于是她也跟着叫他“小叔”。

这一叫,便再也改不了口。

“小叔,你尝尝……”季念语不敢碰一尘不染的豪车车门,伸长手想再将饭盒递给他。

沈执墨已经升上车窗,发动了车子。

饭盒被挡在玻璃窗外。

季念语张了张嘴,可心口突然传来一阵绞痛,阻断了呼吸。

“嘭”的一声,手中的饭盒因为颤抖摔落在地。

饭菜四零八落。

季念语紧紧揪着衣服,唇色泛紫地大口喘息。

车轮将散落在地的虾碾碎,而后离开了停车场。

沈执墨睨了眼后视镜,里头越来越小的人捂着胸口弓着身,好像在忍受着什么巨大的痛苦。

他蹙着的眉又紧了紧,终是收回了视线。

好一会儿,季念语才满头冷汗地缓和了不适感。

最近不知为何总是呼吸困难,但她也没在意。

季念语蹲下身,捡起饭盒,收拾干净后落寞离开。

刚回到胡同口,一群孩子就围了过来。

绕着她,拍着手叫着:“小瘸子,小瘸子变大瘸子……”

季念语从一开始的伤心大哭到熟视无睹用了十年时间。

穿过狭窄又潮湿的巷道,她进了一个被废纸废瓶子填满的小院子。

季念语将所有不好的情绪都丢掉,才脆生生地朝屋里喊:“奶奶,我回来了。”

听到声音,满头白发的季奶奶拄着根断了一小截的拐杖走了出来。

季念语上前扶住她,想问她有没有按时吃药,

却听季奶奶叹了口气:“语语,沈律师要结婚了。”

第二章 别再来找我

加入书架A-A+

季奶奶的话像是一道响雷在季念语脑子里炸开,冰凉的寒意再次袭来。

沈执墨要结婚了?

季奶奶想安慰她几句,可季念语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天空漆黑,路灯昏黄。

季念语站在沈执墨的公寓楼下,仰头凝望着那扇亮着灯的窗户,渐渐红了眼。

带着暖意的光芒和三年前的沈执墨一样,照进了她的心底。

那年她十六岁,因为季奶奶的事,蹲在医院走廊里无助痛哭。

就在那时,沈执墨将一份热腾腾的饭菜递给她,声音温和:“要哭也得先吃饱。”

季念语头一次在除了奶奶以外的人身上感受到温暖。

沈执墨也是第一个没有嘲笑自己跛脚,愿意接受自己的人。

过往的记忆像是电影在脑海中回放,也给了季念语上楼的勇气。

站在门口,她迟疑了几秒后才抬手敲了敲门。

等待的短暂时间让季念语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门开了,沈执墨见是她,眼底掠过丝诧异:“你怎么来了?”

季念语哑声问:“奶奶说你要结婚了。”

季言,沈执墨愣了瞬,剑眉微拧。

“以后……ⓨⓑγβ我还能去给你送吃的吗?”季念语颤声问。

沈执墨眉眼冷漠:“很晚了,赶紧回去。”

说完,他后退了一步就要关上门。

季念语心一窒:“小叔,你再等等我好不好?我一定会让自己变的优秀。”

她望着他,眼神里是她没察觉的哀求。

沈执墨看着她,忽然越过她走到电梯口,按下了电梯:“回家吧。”

这句话,抽掉了季念语所有力气。

她紧攥着衣角,一瘸一拐地走进电梯。

电梯门缓缓关上,沈执墨的脸也随之消失。

季念语还没来得及去为他的驱逐和冷漠伤心,心口的刺痛伴随着窒息如浪潮将她淹没。

她捂着胸口,面色煞白地呼吸着。

狭小的空间好像将疼痛翻了倍,季念语抱紧双臂,孤独地挨过了折磨。

电梯门打开,季念语一瘸一拐的往外走。

一个女人牵着一个小孩站在电梯口。

小孩好奇地看着季念语,突然指着她说:“妈妈,她是个瘸子哎。”

女人将孩子拉近自己,目光嫌恶:“看她浑身脏兮兮的,离她远点。”

季念语只当做没听见,可出去后却看见那扇窗户已经不亮了。

那对母子的话回荡在耳畔,她蹲下身,泪水莫名就漫了满脸。

霓虹灯随着夜深更加璀璨。

不知过了多久,季念语才慢慢站起来准备回家。

车的探照灯忽然从背后打来,一辆轿车停在了她身边。

车窗下降,沈执墨眉目冷峻:“上车,我送你回去。”

季言,季念语一愣,顿觉受宠若惊。

她扯了扯衣服后小心地坐上了车:“谢谢小叔。”

沈执墨没有答话。

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季念语几次想问他结婚的事,可话到嘴边总是说不出来。

终于,沈执墨率先开了口:“我要搬家了,以后别再来找我。”

季念语眼眸一震,手不觉收紧:“因为我吗?”

她仅有的一丝侥幸被沈执墨轻吐的一字打破。

“对。”

第三章 配不上他

加入书架A-A+

季念语不记得之后两人说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下的车。

只记得回过神的时候,她独自一人地站在胡同口。

周围一片死寂,沈执墨那声“对”再次出现在她耳畔。

他搬家就是为了躲她……

季念语眼眶微热,心里好像被塞满了棉花,堵的难受。

她仰头望着夜空好一会儿,直到飘起细雨才拖着疲倦的身子回家。

原以为季奶奶早就睡了,可屋子里那暖黄色的灯光让季念语鼻尖一酸。

奶奶在等她。

季念语抹了把脸,深吸了口气做出一个轻松的表情才走进去。

季奶奶半睁着双眼坐在椅子上,见她回来了才松了口气。

“奶奶。”季念语慢慢走过去坐下,好像找到了依靠。

季奶奶拿起干毛巾,轻轻擦着她的脸:“语语,放弃吧,咱们配不上沈律师。”

季言,季念语唇角一僵:“为什么配不上?”

季奶奶爱怜又心疼地看着她:“他家境好,学历高,工作又体面,咱们拿什么跟他配啊。”

每一句话都像是一把利刃在季念语心上划着口子,可每一句话又真实得无法反驳。

她刚出生没多久就被父母抛弃,是奶奶捡到她,把她养大。

她没有学历,高中读了一年就辍学去打工,又因为跛脚只能在饭店里做洗碗工。

无论哪方面,自己都配不上沈执墨。

带着无奈而自卑的情绪,季念语辗转难眠到了天亮。

她给季奶奶做好早餐后便出门上班,途径电器店时,脚步因为电视中的沈执墨停了下来。

屏幕里面的他意气风发,眉宇带着与生俱来的矜贵。

季念语唇线微动,目光又看向橱窗玻璃反光中的自己。

那瘦弱憔悴的人像这城市的一抹灰尘……

良久,季念语转身跛着脚继续走。

饭店后厨。

一同干活的陈阿姨看季念语一天都无精打采的,忍不住问了句:“小季,今天怎么愁眉苦脸的?”

季念语垂眸叹声:“喜欢一个人好难。”

季言,陈阿姨爽朗一笑:“有啥难的,我和我家那口子也是这么过来的,喜欢的话不去追,光唉声叹气还不如别喜欢了。”

“可他很有钱……”季念语眸光黯淡。

陈阿姨嗐了一声:“喜欢不是这么算的,换做有钱的是你,你还会说这种话吗?”

听了这话,季念语愣了愣,忽觉茅塞顿开。

等事一忙完,她带着省下来的菜又去了律师事务所。

律师事务所外,和同事办完事的沈执墨正好回来,身后突然一声“小叔”,让他神情一沉。

一旁的同事转身看去,笑着调侃:“她这么锲而不舍,你就收了吧。”

沈执墨眉头紧蹙,冷着脸走了过去:“你有完没完?”

季念语看着他,脸不知是被晒得还是紧张得,涨的通红。

终于,她像是下定了决心,一字字道:“沈执墨,我喜欢你。”

季念语几乎将所有的勇气都汇聚在这一刻,只为能将自己的心意传达给他。

而此言一出,同事惊诧不已,忙看向沈执墨。

沈执墨眼底一片寒冰:“你又在胡闹什么?”

季念语心紧了紧:“我是认真的。”

沈执墨深吸了口气,似是压下了怒火,他攥住季念语手腕,拉着她上了车。

“你再这样我只能告诉你奶奶,让她来管教你。”

季念语急于解释,可脸陡然一白,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沈执墨一怔:“你怎么了?”

胸膛的钝痛让季念语声音都带着丝颤抖,也突然想自私地撒个谎:“我生病了,活不久了。”

然而沈执墨根本不在乎:“这是我最后一次送你。”

简短的话刺的季念语心狠狠一抽:“小叔,你是不是觉得我配不上你?”

沈执墨眼神透出丝不耐:“你把这些心思放在学习上就是最好。”

一路无言,季念语的视线从未离开过沈执墨,而他的目光却没有一瞬给自己。

车终于停了下来,沈执墨抿了抿唇:“下车。”

季念语没动作。

沈执墨下了车,绕到副驾驶就将她拉了下来。

“小叔!”季念语看着沈执墨的背影,红了眼。

然而他也只停留了一瞬,最终跟着车子消失在了转角。

半晌,季念语才挪着僵硬的腿走回了家。

可每走一步,晕眩感就越强烈,喉咙也像是被灌了岩浆一般灼热。

直到看到院中正在整理废纸的季奶奶,季念语才张口唤了声:“奶奶……”

刺眼的鲜血顺着嘴角淌出一条血线,在季奶奶惊恐的目光下,她轰然倒地失去了意识。

一片朦胧中,季念语只听见奶奶在跟别人说话。

“医生,你救救我孙女,她才十九岁,不可能得这个病的……”

“法洛四联症是遗传性的,她能活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了。”

医生无奈的话如同一颗炸弹掀起了季念语心中惊涛骇浪。

她,真的快死了?

上一本:「一笑倾城百日香韶晨琳濯潍余婵」写的小说-「一笑倾城百日香韶晨琳濯潍余婵」在线看完整版 下一本:《荆棘丛中》小说章节目录精彩阅读 厉墨唐黎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