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都市重生小说>不同写的新书-秦笑笑沈念琛新章节列表(他从黑夜中来)

不同写的新书-秦笑笑沈念琛新章节列表(他从黑夜中来)

来源:ZH 发布时间:2022-01-17 10:40:08 作者:不同
一些网友对《他从黑夜中来》很感兴趣,其实,它的作者是不同,作为一名实力派,不同成功刻画秦笑笑沈念琛形象,令小说看点成倍增加,小说文笔绝佳,剧情栩栩如生,值得推荐。简介: 那个男人,神秘优雅,手背上有一条伤疤。 在她人生最狼狈的时候,他说——我娶你。 她像是飞蛾扑火一般跌进去,才知道那人从黑夜中来。 归来,只为报复,他带着滔天的恨意回来。 要她惊,要她恐,要她无处可逃。 ——只能往他怀里钻。 交易秦笑笑昏昏沉沉地睁开眼睛,身体疲软得厉害,撑着身子起来,触及那刺......
不同写的新书-秦笑笑沈念琛新章节列表(他从黑夜中来)
第1章 交易

秦笑笑昏昏沉沉地睁开眼睛,身体疲软得厉害,撑着身子起来,触及那刺目的晨光,瞬间清醒过来,眼睛赫然睁大:你是谁!

那个站在微醺晨光下的男人……她并不认识!

沈念琛回头,睫毛沾染碎光,晃了晃手里的水杯,算是打招呼:不知道我是谁,也敢爬上我的床。

秦笑笑倏然握紧身下的被子,所有的血液都冲进大脑里,这是怎么回事?昨晚明明就是江奇书把她带回房间的,可是,为什么醒来的时候,就换了一个人?

她已经不是小女孩了,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什么,这么会有这种荒唐的事情,眼泪不受控制地掉了下来,她怔怔地开口:我为什么在你房间里?

沈念琛瞥了一眼,轻微地蹙眉,答非所问:这种交易,你情我愿,哭什么哭,如果昨晚弄疼你了,我道歉。

秦笑笑觉得所有的血液都往上涌,满脑子都回荡着"交易’两个字。

是谁跟谁的交易?该不会是……

她不敢去想……

沈念琛双手插在裤带里,想起了昨晚的春情,唇角一勾,回身走向那怔怔的人儿:昨晚明明还那么热情,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现在想不认账吗?

秦笑笑瞳孔里的人不断放大,她下意识地往后退,手却突然没有支撑的地方,整个人狼狈地掉到床下。

幸好,房间里铺了柔软的地毯,摔在上面也不太痛。

沈念琛忍不住笑了起来,还真是可爱的反应啊,第一次有女人这么躲他。

他直接趴在床上,饶有兴趣,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抹去女人脸上的泪:你那么怕我干什么?第一次做这种交易?可是我听江奇书说,你可是经验丰富。

江奇书?江奇书居然说着这种混账话!

秦笑笑觉得身体都在发冷,灵魂好像游走在身体之外,做不出任何反应:你是谁?

沈念琛盘坐在床上,居高临下地看着秦笑笑:我叫沈念琛,记住我的名字,以后你有的是机会用到,尤其是在这张床上。

沈念琛?

秦笑笑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是的,江奇书曾经跟她提到这个人。

——沈念琛啊,那可是圈内一个鬼才和全才,脾气让人难以捉摸,十分放荡不羁。

——刚才美国回来,准备在国内发展,因此圈内很多人都眼巴巴地盼着跟他合作。

因为是圈内很多人,所以特包括江奇书。

所以,江奇书该不会是为了讨好这个男人,而把她……

怪不得江奇书会突然邀请她来沈氏的公司年会,他平时鲜少带她出席这种场合的。

怪不得她喝了江奇书一杯酒,整个人都浑浑噩噩起来,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四天五夜的游轮年会啊,该发生什么交易,也有足够的时间了。

她的血液一寸一寸地凝固起来,手都在微微颤抖着。

沈念琛慢条斯理地把衬衫套上,扣子一颗一颗的合拢,罩住了引人遐想的肌肉,只留下清瘦的锁骨,慵懒而魅惑:我还有事,今晚回来再好好疼爱你。

秦笑笑怔怔地看着沈念琛出门,整个人的脊骨好像被人抽走了一样,好像沉浸在一场梦靥里,没有办法醒来。

她没有尖叫,也没有歇斯底里,因为她觉得这一切根本就不真实。

直到那熟悉的手机铃声响起,秦笑笑才如梦初醒,那是江奇书的特定铃声,这代表了他们之间亲密无间的关系。

江奇书!

他怎么可以这么对她!

秦笑笑在邮轮甲板上见到江奇书的时候,几乎不敢靠近,她怕自己一个冲动,就把江奇书扔进海里去了!

诚然,她嫁给江奇书不是因为爱情,他们之间不过是契约婚姻,有名无实。

可是五年的朝夕相处,怎么可能没有感情?

她的爱情死了,而他没有办法过正常的夫妻生活。

他们甚至说好了一辈子的,就这么相互扶持,走完余生。

呵,是她的报应。

毕竟她曾经,也用讥诮的口吻跟别人说起,一辈子,只是一场笑话。

昨晚你在哪里?秦笑笑的声音都在颤抖,她几乎已经猜出了答案——

这是江奇书的公司年会,他难得带她出席活动,想要给她一个结婚五周年纪念日。

他还哄她喝了几杯酒,可是她酒量不错,却轻易的醉了。

最重要的是,明明带她回房间的,是他!

江奇书愧疚地看着她,似乎有千言万语要说,却都欲言又止。

认了,他默认了!

秦笑笑差点站立不稳,是江奇书把她送上沈念琛的床。

亏她还奢望能够有什么误会,她找了各种荒唐可笑的借口稳住自己,最后却换来了他的沉默!

五年的情分,在他的眼里就这么轻贱。

秦笑笑几乎无法呼吸,蓦地一巴掌扇过去,咬牙切齿地问:交易又是什么?你想从他身上得到什么,我又该付出什么?

江奇书握住秦笑笑的肩膀,企图让她冷静一点,艰难地吐露出两个字:代孕。

秦笑笑好像遭受了天打雷劈,她猛地扑上去,不顾形象地厮打咒骂着江奇书:居然把自己的老婆送给别人,你这给自己戴绿帽的情操真是杠杠的!我凭什么给一个陌生人生孩子!

她觉得自己肯定像是一个疯子,之前压抑的惶恐不安和酸楚怒气,全部爆发出来,

江奇书狼狈地抵抗着,担心地看了一眼船舱,唯恐自己朋友同事看见:笑笑,别这样!别让人出来看热闹!

秦笑笑忍不住嘲讽一笑,尖锐地喊着:江奇书!你敢做不敢当吗?我就要闹得人尽皆知,让所有人看清楚你的丑态!我这五年为了我们家尽心尽力,你却把我卖了?呵呵,多少钱一斤?你的良心他么多少钱一斤?

江奇书赶紧捂住秦笑笑的嘴巴:别喊!我也是迫不得已的!

秦笑笑根本听不进去任何话,被自己枕边人背叛的痛让她无法思考:好一个迫不得已啊,是有人拿刀架在你脖子上了吗?

江奇书猛地推开她,这个疯女人,手指差点戳进他的眼睛里去了:秦笑笑,你发什么疯啊!你又不是第一次出卖自己了!

秦笑笑撞到栏杆上面,发出沉重地闷哼,声音都在发颤:原来这就是经验丰富的意思,原来,在你的眼里,我就是可以随随便便卖掉的人!

是的,她卖过!多年前,情非得已,她出卖过自己的感情!

她笑得眼泪都掉了下来:你记不记得结婚时说过什么,说好相互扶持一辈子。结婚后我对你好,对你的家人好,没有半点对不起你的地方,可你……呵,你就是这样子回报我的?

江奇书上前一步安抚着秦笑笑,抹去她的眼泪:笑笑,我没有办法,他愿意出大价钱,而不乖的手术不能再拖了!

不乖!

她的女儿!

江奇书居然用这个作为要挟!

难道这五年,不乖喊的爸爸,不是眼前这个男人吗!

秦笑笑狠狠推开江奇书,笑声讽刺极了:你江家虽然说不上多有钱,但是也有别墅有小车,区区几十万的手术费难道还出不起吗?

笑笑,我家的钱,也不在我手上啊,你要理解我的苦衷……

江奇书还想跟秦笑笑说些什么……

但是秦笑笑一个字都不想听,跌跌撞撞地跑开:江奇书,你让我恶心!

这五年的婚姻,在这一刻,恶心到了极点!

分明,就是他江奇书不上心!

江家的财政大权在婆婆李凤的手里。

可他江奇书如果立场稳定,又怎么会拿不到那笔手术费。

还有什么好说的。

只要江奇书承认把她送上别的男人的床,就已经够诛心的了。

江奇书本想追上去,但最终没有跟上去。

他看着波涛汹涌的大海,最终冷哼一声。

他知道秦笑笑是一个懂得权衡利弊的人,她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她一直都是,那么冷血又不会动心的人!

第2章 他的玫瑰

秦笑笑只想立刻离开江奇书身边,脚下的步伐下乱而快,低着头掩饰自己的满脸泪痕。

然而,这个世界大概就是这么小,或者说,这游轮真的小。

她在甲板拐角的地方,撞见沈念琛。

呵,这么狼狈的时候,居然撞见了他。

沈念琛双手撑在栏杆上,微弯着腰,似乎在眺望远处的海景,手上夹着一根烫金的香烟,烟缱绻地盘旋着。

他听到了秦笑笑高跟鞋的脚步声,侧目看过来,声音平淡不起一丝波澜:真抱歉,我什么都听见了。

他刚才就在这,自然什么都听得清清楚楚。

——我凭什么给陌生人生孩子?

秦笑笑几乎被沈念琛的眼神震慑住,她读不懂那眼神里的意味,怜悯,嘲弄还是幸灾乐祸?她此时此刻只想有多远躲多远,在这个男人的眼里,她大概很轻贱吧,不然怎么会出卖自己的子宫呢?

他站在甲板的那一头,从穿着到长相就是一个完美的存在,就像一个高高在上的神,碾压着她的尊严。

而她,好狼狈,被自己的丈夫背叛,孤立无援,哭得停不下来。

沈念琛看不清逆光下秦笑笑的表情,却可以看到眼泪顺着下颚掉下来,蹙了蹙眉,走向秦笑笑:别哭了!丑死了!

秦笑笑觉得沈念琛每走近一步,她就不自觉地战栗,她害怕这个男人,她在这个陌生的男人身下,奉献了所有热情,也踩碎了自己的尊严。

她不知道,昨晚是他。

或者说,她只觉得自己昨晚,大概是做了场春梦吧。

反正,自己的丈夫不行,而她也从来不沾花惹草。

可是,她守了五年的身子,就这么奉献给一个陌生人?

没由来的。

秦笑笑转身就想跑,就是想狼狈地落荒而逃。

沈念琛眼疾手快地拽住秦笑笑的手臂,直接压制在一旁的船舱壁上,调侃的笑就上了唇角:我还真没见过哪个女人,一看见我就跑掉的。

秦笑笑在发抖,她气江奇书,也气这个男人——如果不是他出价,江奇书又怎么会卖。

他也是刽子手!

这个男人一接近她,她就觉得恶心:你别碰我!

说完,她自己都笑了,现在,她说这些话,又有什么用?

该碰的,不该碰的,他都碰了!

沈念琛收起了脸上的笑,松开了秦笑笑:看来,还真是一个良家妇女。

——这就让他很困扰了。

——他只是想要个孩子,又不是想欺负人。

秦笑笑抿唇不说话,戒备地盯着沈念琛。

她不明白,这个男人想要她生一个孩子,开什么玩笑!

他的长相看起来就是不缺女人的样子,想要孩子,振臂一呼,得有多少迷妹前仆后继,高举大旗——我要给你生一个猴子,不,一堆猴子!

沈念琛伸手抹掉秦笑笑的的眼泪,一副无所谓的态度:既然你不愿意,那交易就取消吧。

他可是不会勉强女人的,毕竟没什么意思。

他转身走掉,漫不经心地挥了挥手,像是路过一样。

风轻云淡。

明明睡了她,明明已经破坏了她的安稳生活。

这个男人,就一句"交易取消’,就轻飘飘地结束了吗?

秦笑笑死死地瞪着沈念琛的背影,江奇书的话在她耳边回荡——不乖的手术,不能再拖了!

是的,她是一个母亲,为了孩子什么都可以,区区尊严算什么?

她一把将脸上的眼泪全部抹掉,既然她的男人靠不住,那她就靠自己:等下!谁说可以取消?我们之间已经睡了,不是吗?

沈念琛的脚步顿住,饶有兴趣地回头,有着痞气:那你想要怎么办?让我算一次高级服务费给你?

秦笑笑顿时觉得血气上涌,他这是把她当成什么人了!

看来,她有必要跟沈念琛说个清楚,交易就交易,反正也干脆利落,她又不是第一次卖自己了,再卖一次又如何,反正经验丰富!

她的眼神,缓缓坚定,走向沈念琛,余光瞥见江奇书,在不远处的拐角。

呵呵,她的老公。

他还站在原地,就这样安静地看着她。

秦笑笑突然恶劣地笑了,那就让江奇书看着吧,看着她怎么给他戴绿帽。

她走到沈念琛的面前,伸手圈住那人的脖子,主动贴了上去,蹭着他的胸膛,在他的耳边呵气如兰:不,交易继续。

江奇书说得对,她秦笑笑又不是第一次跟人做交易了。

出租子宫算什么?

她还曾经把自己的感情都卖了!

沈念琛唇角勾起一丝笑,伸手去摩挲着秦笑笑的腿,甚至毫不在意这光天化日的,就这么向上攀爬:这是邀请吗?

秦笑笑任由沈念琛的手作乱,他每上一分,秦笑笑的心就凉一分。

因为,江奇书始终不说话,就真的安静地看着她跟另一个男人调情。

秦笑笑突然觉得恶心,她推开沈念琛,不行,她做不到:今晚我去找你谈。

沈念琛也看到了角落里的沈江奇书,到底还是松开了她:啧啧啧,在他面前,有羞耻感吗?可是,你我都清楚,明明是他卖了你。

秦笑笑不断捏紧拳心,咬紧牙关提醒自己不准哭,已经这么狼狈了,脸上总要漂漂亮亮的:沈念琛,你给江奇书多少钱?

她真的很想知道,自己值多少钱!

沈念琛叼着烟,一手插在裤兜里,一手挥了挥,不紧不慢地进了船舱里:一百万,我已经给了那小子十万定金。。

呵呵,江奇书还真是把她卖出了一个好价钱!

秦笑笑再看角落里的时候,江奇书已经不在甲板上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落荒而逃了。

空旷的甲板,只剩她一个人,突然间,所有的力量都被抽离。

她顺着船壁,滑落到地上,蜷缩成一团,捂着自己的脸,眼泪一颗一颗地掉下来。

她大概应了顾牧野的诅咒——秦笑笑,我祝你卖掉你的一切,最后只剩下行尸走肉!

顾牧野。

即使过了那么久,这个名字,还是一想起来就痛!

她像是枯木一样待在甲板上,海风呼啸而过,她几乎从白天站到晚上,完全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该干什么。

游轮上活动众多,热闹非凡,这些鲜活的热闹,似乎都跟她没关系。

自从被上了沈念琛的床,她的灵魂都已经崩溃了,如今勉强运转的,不过都是行尸走肉而已。

她就这么吹着海风发呆,直到暮色降临,游轮开起来盛大的晚宴。

她一个人坐在跳水板上,冷眼看着船舱里的繁华,她透过船舱那圆形窗户,看到宴会中心的沈念琛。

那个人似乎正好看向她这边,目光深幽,犹如最深的海底,看不到光。而他的身边围了一群女人,环肥燕瘦,花姿招展。

那些娇娇娆娆的姑娘不知道跟沈念琛说了些什么,沈念琛就不再看向她这个方向。而是淡定自若地继续逗着那些姑娘们,手上一个翻转,修长又漂亮的五指不知怎的,就变出了一株玫瑰花,带着一丝痞笑献给了旁边的女士。

秦笑笑突然不得动弹,那个魔术!在记忆中,也曾经有男人给她变过。

继续阅读

上一本:主角是张连长李浩的小说-娃娃炊事兵全章节免费 下一本:抖音林知夏江渝白机长免费阅读 林知夏江渝白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