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神 > 《412102》沈葭傅沛洲

《412102》沈葭傅沛洲全集可阅

作者:妖刀

书名:《412102》沈葭傅沛洲

更新时间:2022-08-06 07:12:53

来源:b

主角是的《412102》沈葭傅沛洲小说是《《412102》沈葭傅沛洲》,本小说的作者是著名网络作家妖刀写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非常好看。穿越大夏成为皇帝,但权臣当道,库空虚,异族虎视眈眈的问题接踵而来。...
《412102》沈葭傅沛洲全集可阅

狗东西,你行吗?

“陛下,外面两千军士已经投降,等候您的发落。”贺修邀功一般的说道。

秦云很满意,亲手扶起了贺修,这么一小会连动静都没怎么发出,就让两千士兵投降了,这说明此人还是有些本事的。

“砰砰砰!”

林长书身后的士兵,他们丢掉了自己手中的兵器,面如死灰,瘫软在了地上。

而林长书死死的看了一眼贺修,没想到,自己这一方出了问题。

他仰天长叹;“我恨啊,我恨啊!”

秦云不屑冷哼,道:“一个废物,从头到尾的牺牲品,说,是谁指示你来的,谁给你那么大权力调动右大营!”

“王渭,韩擒虎?!”

林长书面色狰狞,大吼道:“反正都是一死,你别想从我的嘴巴里得到任何消息!”

“是我自己的主意,马龙乃我心腹,我以宰相之命调动的,怎么,不行?”

秦云面色冷漠:“看来你还是一个硬骨头!”

“常鸿,立刻将此人给我押进天牢,严刑拷打!”

林长书知道自己活不了了,再等下去也就是多一些折磨罢了,便迅速捡起一把宝剑,往自己的喉咙隔去!

“砰!”

丰老雷霆般的出售,瞬间击飞他的剑,并且一脚踢翻了林长书。

后续,有禁军控制住了他。

林长书被押在地上,嘴里吐出了一口血,眼神怨毒的看着秦云。

“我承认我小看了你,你这一招装死,瞒天过海,我林长书栽的不冤!”

秦云面色冷酷,走上前一脚踩在了他的头上:“狗东西,敢造朕的反,你行吗?再给你十年你也不行啊!”

“上一次的刺杀,跟你也有关系吧?”

“还敢用这种眼神看朕,你一个傀儡而已,配吗?”

“朕给你一次活命的机会,供出同党,否则你进了天牢,可就免不了皮肉之苦。”

“你最好想清楚说话。”

林长书发髻散乱,已经毫无意气风发的模样,如同一个丧家之犬脸部贴地,讥讽一笑:“既然你心中有数,你又何必多问,就算我回答你,你会放过我?”

秦云蹙眉,他的确不可能放过林长书,单单是刺杀萧淑妃导致她受伤,秦云就不可能饶了这个狗东西。

“你一个人死,总好过满门抄斩吧?”

林长书癫狂的哈哈大笑了起来:“成王败寇,我没什么好说的,你也别想了,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秦云漫不经心道:“噢是么?朕听说你的妻子来自河北贵族,知书达理,徐娘半老,风韵犹存?”

“还有你那个喜欢的美妾,青楼花魁。你不替她们想想?朕要是将她们带进皇宫玩乐,可全都是你害的。”

林长书脸色变得铁青,青筋暴露,怒视秦云:“你敢!你这个昏君,你不怕天下人唾骂你吗?!”

秦云冷笑:“有何不敢?前宰相的妻子朕一样敢霸占,那又怎样呢?对付你这种奸臣,朕还需要给你讲道义吗?”

林长书咬牙,闭上了双眼,不再多言!

哪怕这样刺激,他都不说。

见状,秦云蹙眉。

王渭没有亲自跳出来,如果林长书不供出同党,那么这件事将跟王渭屁关系都没有。

装病设计,只杀一个傀儡宰相,他觉得太可惜了。

本以为妻子美妾是他的弱点,但似乎,他已经不在乎了。

秦云心中恼火,但也急不得。

“立刻将此人给我押进天牢,严刑伺候,逼问出同党!”

“不可让这狗贼寻死,他出了什么事,朕唯你们是问!”

“是!”几名禁军将领将人拖走了。

“陛下,殿外的近两千叛军如何处置?”

“臣,刚才答应了他们,不杀他们,他们才不抵抗的。”贺修试探性的问道。

秦云双眼露出一抹寒芒,让人不寒而栗!

“普通士兵,关入刑部大牢,秋后流放!”

“但凡参与谋反的将领,立即处死,头颅明日悬挂宣武门,朕要让所有大臣都看一看,谋反是什么下场!”

闻言,贺修头皮一麻,已经投降的叛军都非死即流放,这天子,太狠了!

他本答应了那些将领,不杀他们的,但见秦云这个态度,他也不敢说什么了。

“是,陛下,属下立刻去处理。”

秦云点点头。

紧接着,宫外就传来了大量的求饶声,渐行渐远。

而秦云丝毫没有怜悯之心,杀一人,不足以震慑人心。

金吾卫,中军大营的那些将领,需要这样的震慑,否则以后岂不是所有人都敢入宫逾越了?

“常鸿!”秦云又喊了一声。

常鸿立刻从殿外走进来,神情严肃。

“你连夜带禁军出宫,给朕以雷霆之速抓了韩擒虎,以谋逆罪处死他,顺便再抄了他的家!”

“然后宣朕口谕,让贺修顶韩擒虎的位置!”

“速度要快,不要让王渭那些人反应过来,明日天亮之前,一定要尘埃落定!”

闻言,常鸿面色一凛,立刻道:“是,陛下!”

他飞快冲出养心殿,率了一千禁军,亲自出宫抓人!

等交代完了一切事情,秦云心绪复杂,难以入眠!

他站在一处阁楼上,眺望远方的明月。

“唉,这一次没扳倒王渭,下一次可就难了。”秦云幽幽叹息,他感觉王渭既然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是有计划的,那么就算林长书招供了,估计王渭也有开脱的办法。

“陛下,不要叹息,您已经做的很睿智了。”

“略施小计,装病一场,便炸出了两条大鱼,肃清朝中权臣,指日可待!”丰老在一旁佝偻着背,轻声劝说。

秦云苦笑,道:“朕总觉得背后有一张无形的黑手,似乎没有表面这么简单,但问题出在哪,朕又说不太清楚。”

丰老蹙眉:“王渭多年苦心经营,陛下一时不能悉数破解,也是正常。”

秦云点点头,算是默认。

“丰老,今夜还要麻烦你走一趟,你带影卫去将林长书的家里,搜一搜,看有没有什么证据指向王渭。”

“另外,将林长书的一些重要家人保护起来,以免暗中有人以此威胁林长书。”

丰老点头:“是,陛下。”

“……”

远在皇宫外的王府,死寂的气氛弥漫了整个大堂!

当常鸿率领一千禁军出城的时候,消息传回来,王渭就知道事情出了变故!

但他并不慌乱,敢让林长书去逼宫,其实就已经将他当作弃子了。

只是不清楚,皇宫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父亲,九王爷来了!”王明神情颇为严肃的说道。

啪!

王渭手中的茶杯摔在地上,噌的一下站起来,紧张道:“这个节骨眼上,他来干什么?”

“快请进来。”

“不用了,我自己进来了。”一道醇厚的声音响起。

只见,一个青年走了进来,身穿粗麻衣,头戴毡帽,跟下人差不多。

但偏偏,让他穿出了一种霸气和与生俱来的尊贵,面容与秦云有几分神似。

“九王爷!”王渭微微拱手,没有像对林长书的那样摆架子。

……

情愿。

丰老跟喜公公对视一眼,立刻就揣摩出了圣意。

“陛下,既然问不出什么,不如择日在问吧?暂且将她收押在宫里。”丰老拱手道。

喜公公也是站出来弯腰道:“陛下,这件事交给奴才来做吧。”

收押在宫里,这五个字深意满满啊。

郑如玉脸上闪过一丝羞色,紧张又不知道怎么办好,便低下了脑袋,脑中胡思乱想。

秦云一脸的不好意思,这点小心思,咋这么快就让身边近臣揣测到了?

摸了摸下巴,拿起一份奏折,漫不经心道:“唔…那成吧,就按你们二人说的办。”

喜公公露出一抹笑容,立刻暗示郑如玉:“还不快多谢圣上。”

郑如玉如梦初醒,咬着红唇,不知所措道:“多谢陛下宽恕。”

秦云摆摆手:“走吧走吧。”

随后,喜公公带走了郑如玉,替她找了一个中等的殿作为寝宫。

一路上,他都在劝郑如玉,暗示郑如玉。

让她守规矩,劝她听陛下的,这样才好保住自己性命,保住郑家的前途。运气好,说不定可以像瑶贵妃一样,摇身一变,成为后宫最尊贵的人。

郑如玉一开始还有些抵抗,毕竟再怎么说她是林家的夫人,这个时候要从了皇帝,她真是没办法接受。

但一听到,裴瑶成了贵妃,她就有所意动了。

林长书冷落她,从不碰她,至今为止她都仍旧是处子。

林长书只在乎那个青楼女子,这让她多年都有怨气,若是从了皇帝,能换来娘家的平安,还能有希望成为贵妃的话,倒也不是不可为。

她长叹一口气,眉眼低垂,最后咬牙接受了喜公公的安排。

临近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