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神 > 《绝代青楼女子》苏纫秋骆仪璟

《绝代青楼女子》苏纫秋骆仪璟【更新无弹窗】

作者:红心糖

书名:《绝代青楼女子》苏纫秋骆仪璟

更新时间:2022-08-06 07:15:33

来源:b

经典美文《《绝代青楼女子》苏纫秋骆仪璟》是来自红心糖倾心创作的一本重生风格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绝代青楼女子》苏纫秋骆仪璟,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心怀复仇大恨的她,原以为枕边之人就是罪凶,却不知在下手之际才发现了一场天大的阴谋。“你要朕的命,朕给你便是。”看着死在自己面前的皇上,苏凝月悔不当初,可还是被身边人拉上刑场。可苍天不弃,谁能想到,被称为“妖妃”的她,竟然会重生。醒过来后,苏凝月来到十一年前,婚约将至,一切尚可重来。看到那旧时的仇家,苏凝月破釜沉舟,却只想报仇雪恨,为上一世的自
《绝代青楼女子》苏纫秋骆仪璟【更新无弹窗】

还自己清白

苏凝月愣在原地,原本想要拿出证据,去向慕容景证明,可这其中的事情,又岂是一两句话就能说得清的。

慕容景走进来,脸色也缓和了不少,苏凝月明白,事情查出来了。

可下一秒,慕容景停在了原地:“来人,将苏小姐护送回京!”

回京?

“我不回去,我要留在这里!”苏凝月摇着头,现在自己已经困在这局中,又怎能离开,将慕容景陷入绝境之中。

见苏凝月十分坚定,慕容景往前几步,伸出手,直接就将那柔软的身子搂在了怀里。

一阵温热的体温,让苏凝月终于冷静了下来。

“这件事本王来处理,你先回去!这里危险,如果本王再出什么事,那你……”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苏凝月猛的将慕容景推开,眼里早就满是泪水。

“王爷,我已经被人诬陷,如果再逃离这里,灾民便会四起,到时候就算是我回京了,也会难逃责罚!”苏凝月知道,皇上很快也会知道这件事,到时候别说是苏家了,就算是慕容景也保不住她。

更何况她作为苏家人,罪连九族!

慕容景望着眼前的人,心里有些悸动,他没有想到,这一次的苏凝月,居然没有想要逃离。

下一秒,一双冷冰冰的唇贴了上去,这让苏凝月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两人紧紧相拥,情浓之际,苏凝月明显看到了那双眼里的担忧之情。

“王爷,发生什么事了?”

慕容景双手微微用力,再一次的将苏凝月拥入怀中:“那毒是从许家粥铺流出,那帮灾民已经得到消息,先是去了刘家,现在正在许家粥铺前闹事!”

许家?

苏凝月身子一抖,没想到左丘柔如此歹毒,害了自己还不够,竟将灾祸引到刘家和许家!

这样一来,皇上得知此事,不但苏家会被斩草除根,就连刘家和许家也难逃厄运,就更不用说自己和王爷之间的婚约了。

“王爷,我要去那里弄请此事!”苏凝月坚定的说着。

“你有办法解决了?”慕容景有些担心,抱着苏凝月犹豫了一下。

面对慕容景的询问,苏凝月先是一愣,上一世的自己,从来都没有听到慕容景询问自己解决办法。

相反,他一直都是自作主张,就连事关苏家生死存亡的事情,都不曾与她透漏半分,可现在……

“王爷,苏家如果不保,你我便是天各一方,我不想这样……”

慕容景也不再犹豫,看着怀里的苏凝月,随后见人备好马车,要与苏凝月一同前去。

此时许家粥铺前,已经被挤得水泄不通了。

一见苏凝月,那帮灾民更是开口便骂。

“这个毒女,居然还敢出来招摇,还真是有景王爷做靠山,才能如此大胆行事!”

“抓住毒女,替灾民报仇!”

一声喊叫声,惹得所有灾民愤然而起。

“月儿,你怎么来了?”闻讯赶来的刘氏,见苏凝月在这里,神情紧张,更多的担心她。

苏凝月将娘亲护在身后,见灾民怨声载道,挺身站了出来。

慕容景下意识的护住了她,苏凝月却十分坚定。

“这件事其中有误会,我是真心想要救灾,毒药之事是另有他人陷害!”苏凝月看着灾民,在里面寻找发声之人。

确实,就在她话音刚落,人群中,一个穿得还算得体的男人,毫不避讳的往前走了几步:“别听她说谎!她就是凶手,要不是她,王家十几口也不会得了瘟疫,

那瘟疫可是要人命的,她做出这种歹毒之情,现在却还要强词夺理,根本就是狼子野心!”

一呼百应,随即所有灾民投来满是杀意的目光。

“你认得我?”苏凝月感觉那个男人有些奇怪,随后回应了一句。

被如此质问,那男人明显愣了一下,随即又冷静的仰了仰头:“你可是苏家的苏凝月,景王爷的未婚妻,无论京上还是齐州,谁人不知!”

“是吗?但你只知道苏凝月的名字,却不知苏凝月的长相。

既然你说了,那我就告诉你,我是苏凝露,这个才是苏凝月!”苏凝月冷笑一声,随即转过头,在暗处给长姐一个眼神,随即将她拽到了自己的身旁。

“什么,这……”那男人皱着眉头,显然是有些紧张。

见到这情景,苏凝月也算是印证了自己的猜想。

这人果然有问题,左丘柔散出这个消息,就一定会有些遗漏,自己并没有见到过这帮灾民,所以这人根本就不认识自己,只不过是看到慕容景对自己的态度,这才慌忙下了结论。

“不对,你就是苏凝月,我认识你!”男人赶紧再次开口,这一次的语气,明显是弱了许多。

“你是齐州人士?可问问周围的齐州百姓,有人认识你吗?”苏凝月冷笑了一声,随即就一脸淡然的看向所有灾民。

男人旁边的一个妇人听到后,立刻就皱起了眉头,仔仔细细的看了几眼身旁的男人。

男人被这样怀疑,自然是心虚的:“我怎么不是?现在不应该是惩罚那毒女苏凝月吗?关我什么事情?就是因为你们这帮乞丐,见吃食就要,才会让苏凝月钻了空子!”

“你说什么?敢骂我们是乞丐?”妇人怒目圆睁,立刻就将那男人围在了中间。

“说,你家住哪里,父母姓什么?”灾民们被男人辱骂后,自然是气不打一处来。

男人被挤在角落里,原本就是装模作样的,又哪里能答得出父母姓什么。

“还有那个拿到包子的老人,会不会是眼花,根本就没有看清苏凝月的模样,仅凭别人的话,就将这件事定罪了呢?”苏凝月沉着脸,一字一顿的说道。

“不可能!”那老妇人听到这话,立刻就怒吼了一句:“怎么可能,我老爹虽然年纪大了,但那可是关乎我们王家十几口人性命的事情,又怎能说谎呢?”

灾民议论纷纷,但大部分都是支持那妇人的,毕竟王家人大部分都染上了瘟疫,是不可能冤枉好人的。

苏凝月挥了挥手,示意在场的人安静一下:“那你们可曾想过,如果是有心之人,故意将黑锅扣在我的身上,又故意遮住脸,自说自话,将苏凝月这个名字告诉给老人家呢?”

奄一息的躺在垫子上。

“月儿,你怎么就不早点告诉姐姐呢?你这样,你这样让我多心疼啊……”苏凝露守在一旁,脸上系着厚厚的布条。

同样是带着布条的苏凝月,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到眼前的长姐,缓缓的摇了摇头:“长姐,这件事,这件事绝不能让王爷知道……”

“傻妹妹!就算不说,景王爷也一定会知道的!更何况你现在这样,他能放任不管?”苏凝露伸出手,想要握住那只颤抖的手,却被苏凝月躲开了。

苏凝月何尝不知道,自己已经染上了瘟疫,通过血液,自己就算是不死,也难逃厄运了。

她现在只求自己身边的亲人,求王爷不要有事,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回到京上。

“长姐,命人……命人将帐篷挡住!不能让他进来……”苏凝月想到了什么,赶紧挣脱着想要起身。

苏凝露知道自己的妹妹的想法,却无奈的叹了口气:“月儿,可是王爷他……”

“长姐,你,你若不这样做,那月儿就自己去……”苏凝月生性固执,说到这里时,就已经晃动着身子,要往帐篷门口处爬去。

“月儿,月儿你这是干什么!”苏凝露赶紧上前阻拦,眼里已经开始泛红了。

而身体十分虚弱的苏凝月,则摇晃着身子,下一秒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咳~咳~”随后一阵咳嗽声传来,苏凝露上前一看,地上一滩鲜红色的血迹,让人不由得背后一阵发凉。

“长姐答应你,长姐答应你……”苏凝露被吓得声音哽咽,只好让帐篷外的两个守卫进来,将帐篷门死死挡住。

苏凝露眼含热泪,将身体虚弱的苏凝月扶回来时,就已经到了帐篷外的脚步声。

景王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