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神 > 《第一美女的高手女婿》徐缺

免费小说《第一美女的高手女婿》徐缺全集(《第一美女的高手女婿》徐缺)

作者:燕木木

书名:《第一美女的高手女婿》徐缺

更新时间:2022-08-06 07:23:36

来源:yg

小说角色名是《第一美女的高手女婿》徐缺的名称为《《第一美女的高手女婿》徐缺》,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燕木木最新写的一本日久生情类小说,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真的超好看。含冤入狱,他将她以妻子的身份接出来,轰动全城。当晚,他绑住她,“我要的只是你的心脏!”后来,她和白月光同时倒在血泊,她声嘶力竭,“救救我的孩子!”他抱起白月光,无动于衷。直到,“傅少,太太才是您一直找的人,她怀的是您的孩子!”看见她身边并排三个刚出生的婴儿,他疯了……...
免费小说《第一美女的高手女婿》徐缺全集(《第一美女的高手女婿》徐缺)

 

“我自行车都不会骑,车子当然就更加不……”

时惟音忽然就顿住声音,问:“你知道我?”

傅行北耸耸肩,“你是雇主,我多少需要了解一些。你不是还想包月么?”

“所以呢?”时惟音声音骤然变冷,“现在知道我坐过牢,还敢跟我合作?”

“如果我……”傅行北沉声,“我相信你是被冤枉的呢?”

时惟音倏然抬眸,看着傅行北,心房第一次受到不小的震撼。

半晌后,轻轻别过眼。

见她不说话,他伸手就去拿她手里剩的那个烤红薯。

她很警惕,“你干嘛!”

“这不是给我买的吗?”他索取得理所当然。

她打开他的手,“胡闹!这是给我妈买的!”

傅行北气得不轻,“快去买!买好了给我剥好!否则,我现在就走!”

时惟音呆愣在原地,只好将剩下的那根给他。

看他吃得那么香,她在他的脑袋上重重一拍,“姐今天心情好!带你坐坐豪车!”

“时惟音!你再打我,我会还手!”傅行北几乎是吼出声的。

时惟音思忖了半天,道:“哦。那下次轻点儿。”

傅行北:……

这日子没法过了!

“你所说的豪车就是地铁?”

“怎么?不够豪?”

“我……从来没坐过地铁。”

“怕被人认出来?”

她暖心一笑,取下围巾,将他的脸一圈圈围住,只露出双眼睛在外面,“这下好了!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呼吸中有她浅淡的香气,他看着她,一直看着,向她靠近一步,抬手,轻轻抓住她胳膊上的衣服。

……

时惟音一觉睡醒,看见客厅沙发上坐了个人,脚步一顿。

傅行北?

他怎么回来了?

去泡了杯牛奶,她刚准备回卧室,傅行北就出声了:“你没什么要对我说的?”

“有。”时惟音应声,“不管你要怎么帮时梦莹打击报复,我都不会怕!”

“我在说你和我!”傅行北提高音量,“时惟音,你这个白眼狼!”

“我怎么就白眼狼了?”时惟音并不示弱,“怎么?像你们这个阶层的人,伤害别人可以,别人反过来报复,就罪大恶极?”

傅行北:“到现在为止,你都不觉得自己做错了?”

“不觉得!”她没有松口,“如果我有错,那也是错在摊上那么个父亲。”

随即,轻道:“恭喜你,要当爸爸了。”

话音落下,转身就回到房间去。

傅行北揪紧拳头,一拳重重砸在桌子上,浑身散发出可怕的戾气……

夜幕降临,时惟音向小天鹅酒店赶。

这几天,她跟一家影视公司聊得还不错,约了今晚见面。

999包间。

时惟音推门进去的时候,坐了十来个人。

她恍然以为自己走错了。

对方分明说只有一个人。

“时惟音小姐来了!”毕老板的声音响起,“来来来,快上座!”

说着,就把她推到一个座位上。

时惟音迅速扫过一遍在场所有人,记住他们的服装,却在看见右手边的人的时,总觉得眼熟。

还不等她确认,就听见毕老板继续道:“惟音啊,你来得最晚,自罚三杯吧!”

时惟音看着递来的那杯酒,摇了摇头,“抱歉,我不会喝酒。”

“喝酒哪有什么会不会的?只有能不能!”毕老板端起酒杯,“为表诚意,我陪你一起喝,如何?”

时惟音拧住眉头,杯中的酒清澈纯净,能印出她此刻不悦的脸。

早知道是这样,她压根就不会来!

就在这时,一缕烟雾向她飘过来。

是她邻座的男人。

他坐在最尊贵的主位,椅子与所有人的都不一样,穿了套黑色西装,姿态慵懒又放松,两指夹了根烟,放嘴里猛的一吸,火苗锃亮,随即在一圈圈的烟雾中暗淡下去,像是一只伺机而动的猛兽,随时扑上来咬她一口。

她被熏得呛咳了两声。

“毕老板,哪有一来就先喝酒的?”时惟音问,“不介绍一下各位吗?”

“瞧我这脑子!那我就依次介绍一下!”

时惟音跟着毕老板的介绍记人。

这种场合,一旦出错,立刻就会有无数杯酒递来,打着你拒绝不了的理由。

“这位!是我们陆西森陆少,也就是大名鼎鼎的时尚影业的贵公子!”

“这位!不需要我多介绍了吧!今晚重中之重的贵客!傅行北傅少!”毕老板巴结出声,“惟音啊,你之前和傅少有些误会,快,敬杯酒给傅少赔不是,让他大人有大量,别跟你计较!”

;那你可以走了。”他松开环住她的手,“离开前,把那瓶酒喝了。”

那冰凉的语气,俨然是让她自己看着办。

她气鼓鼓地瞪住他,看向摆在桌子上的那瓶酒,红艳艳的,好大一瓶。

喝下去,一尸四命!

旁边无一人敢吭声。

傅行北看中的时惟音,无人再敢觊觎。

傅行北要强迫的时惟音,无人敢求情。

深吸一口气,时惟音终于发问:“是不是只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