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神 > 《144057》叶辰泽初瑶

《144057》叶辰泽初瑶在线阅读

作者:大橘

书名:《144057》叶辰泽初瑶

更新时间:2022-08-06 07:50:25

来源:zs

《《144057》叶辰泽初瑶》这部小说的内容很有代入感,大橘的文笔让人着实佩服,将主角《144057》叶辰泽初瑶的人物形象刻画的栩栩如生,《《144057》叶辰泽初瑶》故事内容干净利落,没有拖泥带水,而且情感表达很到位,《《144057》叶辰泽初瑶》第1章开始第1章“别......别抢走我的孩子,求你了......”阮新月从噩梦之中惊醒,当年生产时候,那个神秘人将孩子从她身边抢走的痛苦再次席卷在了身心。已经整整五年了
《144057》叶辰泽初瑶在线阅读

第1章

“别......别抢走我的孩子,求你了......”

阮新月从噩梦之中惊醒,当年生产时候,那个神秘人将孩子从她身边抢走的痛苦再次席卷在了身心。

已经整整五年了,除了留在身边病弱的儿子,她另外两个孩子到底去了哪里?

“大少奶奶,大少爷的电话。”

门外传来了佣人的声音,阮新月有些诧异。

五年前生下孩子不到一个月,因为儿子病重需要一笔庞大的治疗费,她为钱冲喜嫁给了当时车祸重伤的霍氏家族长孙霍谨言。

霍谨言在半年之后就从车祸中醒过来了,但对方并不承认她这个冲喜老婆,当时坚持要离婚。

而霍老爷子认为阮新月在这场冲喜中起了作用,他决定征求阮新月的意见。

刚好阮新月那时候被一个变态有钱人盯上了,她求老爷子不让她离开霍家,霍老爷子同意了,这婚就没有离成。

最后的导致结果是,霍谨言无视了阮新月的存在,两个人五年都没有见过面,阮新月这个霍太太身份有名无实。

她住在这个霍家安排的公寓里面第五年了,这个人从来无视她,怎么会给她打电话?

“你好,有什么事吗?”

阮新月拿起话筒小声问了起来,她在霍家就是个隐形人。

为了霍家的庇佑,阮新月活得一直小心翼翼。

“老爷子昨天半夜过世了,后天将会举办葬礼,你不用来参加,我不承认你是我的妻子,葬礼结束之后我会和你办离婚手续。”

这是阮新月第一次听到霍谨言的声音,清清冷冷的嗓音,让人莫名想到高山上的白雪,冷得彻骨。

“一定要这么快离婚吗?”

阮新月问得有些忐忑,她知道霍谨言讨厌自己。

可是如果离婚,那个变态有钱人很有可能重新盯上她。

她无权无势,对方五年都没有放弃,她根本就没有反抗的能力。

“阮新月,老爷子觉得因为你冲喜嫁进来,所以我才成功醒过来。

当年我提出了离婚,你不同意,想一直霸占霍太太的位置。

但老爷子现在过世了,你以为你还有护身符吗?

阮新月,你抛弃自己刚刚出生的孩子,最后为了钱嫁给我,你觉得你配得上我吗?”

“到时候我会分你一套房产,还有五千万的现金,你要是拒绝离婚,最后一分钱都得不到!”

听出了男人语气里面的厌恶和不耐烦,阮新月根本不敢反驳什么,对方说的都是真的。

其实她也没有资格要一分夫妻财产,但五千万完全可以让她请欧文医生给儿子动手术。

剩下的钱还可以去寻找那两个失踪的孩子,阮新月没有骨气说不要钱!

即使离婚之后可能会被那个变态缠上,她也必须先让儿子动手术,她实在是太缺钱了......

“好,我答应离婚。”

这声音听着柔弱,电话那头的霍谨言嗤笑了一声。

当初能为了钱抛弃孩子嫁给他,现在也能用五千万打发的女人,他早就厌烦透了这桩婚姻!

只是五千万对方就同意了,他还是以为这个女人会觉得不够,他都做好了翻倍给一亿的准备。

一个周之后。

阮新月如约来到了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昨天她已经找到中间人联系欧文医生了。

欧文医生是顶尖的心脏外科手术专家。

只要离婚钱到手,她儿子就可以马上动手术。

想到儿子以后好起来可以像其他小朋友活蹦乱跳,阮新月不由得期待的笑了起来。

这一个笑容正好就被下车的霍谨言看到,他莫名觉得有些刺眼。

这不是霍谨言第一次见到阮新月了。

这个女人在他的眼里面贪慕虚荣,霸占着霍太太的位置,又总是喜欢装出一副懦弱胆小的样子。

此刻对方竟然笑得这么开心,离婚竟然让她很高兴吗?

霍谨言的心情好像突然就阴郁了起来!

凭什么这个女人离婚了还能开心,他被浪费了五年时间该怎么算!

“退后不许上前!”

对着身后的保镖秘书冷冷的吩咐了这句话,霍谨言抬起脚步走到了阮新月的面前。

他突然想要试探一下这个女人的想法!

“笑得这么开心,是准备要结婚吗?”

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阮新月下意识地转过头,她整个人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

霍谨言的面色有些沉了下来,难道阮新月见过他,不可能。

“是不是我吓到你了?”

霍谨言又试探着问了起来,他的脚步慢慢朝着阮新月靠近。

阮新月又后退两步,随即就马上回过神来摇了摇头!

“不是,这位先生对不起,我以为你是我哪个熟人,其实是我认错了!”

阮新月撒谎了,她刚刚被吓到是因为眼前这个人和她儿子长得特别像。

简直就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所以她看到这个人一下子呆滞了。

霍谨言察觉到阮新月在撒谎,他不知道阮新月是认出了他,还是有什么其他原因,他试探着问了起来。

“我刚刚过来的时候看你笑得很开心,是快要结婚了吗?”

“不是,其实是要离婚......”

阮新月尴尬的开口了,不知道为什么,她在这个男人面前莫名有些紧张。

尤其是这男人还和她儿子长得像,她总会浮想联翩。

自己儿子的亲生父亲不会和眼前这个男人有关系吧?

毕竟当年那天晚上的男人她也没见到是谁。

>

“我男朋友马上就要来接我了,你们最好离我远一点,不然我男朋友会打死你们!”

这句凶狠的话说出来,阮新月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

可是几个男人喝了酒,此刻正是胆子大的时候。

再加上阮新月长得漂亮,又孤身一人站在这里,最前面的那个男人阴鸷地笑了起来。

“妹妹,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哥几个今天赏脸想要陪你玩一玩,识相一点,现在乖乖跟着我们走,免得最后受皮肉苦!”

这话一说出来,阮新月吓得抬起脚就往前面跑。

可是几个男人的速度明显要比她快得多。

她瞬间被五六个男人围在了中间,而男人们的酒气几乎要把她熏得晕倒。

“救命......救命......”

阮新月吓得大喊了起来,可是深夜时分,这个会所又在偏僻处,根本没有人理会阮新月的叫唤。

而围着她的几个男人反而笑得越来越流氓了。

“现在叫得这么大声,等会儿叫起来肯定更好听!”

“这皮肤这么好,也不知道摸起来是什么感觉......”

阮新月只觉得有无数双手在靠近自己,她整个人疯狂挣扎了起来。

蓦然间,她直接对靠在最前面的一双手狠狠咬了一口。

这一下子,男人痛苦地叫了一声。

也不知道是谁动手的,阮新月被扇了一巴掌,几个男人骂骂咧咧了起来。

“把她绑起来!”

“先喂那个东西!”

阮新月只觉得自己的手脚被控制住了,而她的嘴里面被强行塞进了一个药丸之类的东西。

很快,阮新月的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