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神 > 五年后,三萌娃带她炸翻首富集团

经典小说五年后,三萌娃带她炸翻首富集团~已更新

作者:槿苏余年

书名:五年后,三萌娃带她炸翻首富集团

更新时间:2022-09-06 14:20:33

来源:zzy

小说主人公是尹汐秦司晔的书名叫《五年后,三萌娃带她炸翻首富集团》,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槿苏余年最新写的一本小说,《五年后,三萌娃带她炸翻首富集团》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马上先睹为快吧。秦司晔连忙解释,英俊的面容上露出难得一见的笑容,“奶奶,你知......
经典小说五年后,三萌娃带她炸翻首富集团~已更新

秦司晔连忙解释,英俊的面容上露出难得一见的笑容,“奶奶,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好了好了,你这个大总裁每天日理万机,我找你当然有事,而且还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它不仅对你个人重要,对整个家族都很重要。”

许芝兰的语气先是轻松了几分,不过最后一句话却又变得严肃起来。

“奶奶,什么事呀?说得这么严重。”秦司晔唇角微微勾起,故作不明所以。

不过,他内心深处却已猜到奶奶有可能又要旧话重提。

果不其然,紧接着许芝兰便语重心长地说道:

“司晔,你今年已经27岁了,个人问题到底什么时候能解决?

你爷爷走得早,我也已经快80岁了,活着的时日已不多。

我也没有其他要求,就是希望活着时能看到我的曾孙子,看到秦家有后,到那边也好跟你爷爷说一声。”

闻言,秦斯彦心中升起一抹悲伤,陷入沉思。半晌,才开口道:“奶奶,你知道我有洁癖。”

“有洁癖,你得想办法治疗,得克服。难道你想孤独终老?”

许芝兰一听他说这话,声音不自觉地猛然抬高几分。

这句话她已经听了很多遍,不管是借口,还是真有洁癖,这一次她都不能再心软,一定要逼他一把。

人的进步与改变,有的时候就是被逼出来的。

“我不管,总之这个周末,我生日当天,你必须带一个女友回来,否则我就做主给你安排商业联姻!”

心中一惊,秦司晔没想到这次奶奶给他下了狠招,语气明显急躁起来,“奶奶,你这不是在逼我吗?这么短的时间,我到哪去找一个女友。”

“你可是高富帅,又能力超群,想要做你女友的人应该多得去了。自己想办法!”

许芝兰说完这句话,便立即挂断了电话,根本不给他反抗的机会。

另一边,秦司晔放下手机,脸色变得越来越沉。

他明知道奶奶是在逼他,但又不能逆着她来。

奶奶这两年身体愈来愈差,前段时间体检,被查出脑萎缩,记忆力下降,有迹象向老年痴呆症发展,他现在绝不能惹她生气。

可是让他临时去找一个女友,真的很难做到。

突然,他想起了那天晚上的女人,赶紧给赵泽打去电话。

“你那边查得怎么样了?陈发有交待吗?”

赵泽接到电话,先是愣了一下,很快便明白总裁话中所指。

“陈发出国游玩去了,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也就是说这条线索暂时断了,那个女人到底是谁,一时很难查到。

“我知道了。等他回来,立即约谈!”

秦司晔向转椅后背靠去,轻捏自己的眉心,看来,得另想他法。

*

星蓝湾

尹汐很快便吃完了饭,拿着名片走到二楼她住的房间内。

此刻,她虽然不再发烧,可明显感觉身体还是有些虚弱。

但爸爸还停在太平间内,公司的事情更是焦头烂额,以及那个出车祸的受害者家人,还在等着她的赔偿金。

她怎么能躲在这儿什么事都不管呢?

记得父亲在商场上有几个交好的朋友,找找他们,或许能帮上她的忙。

这时,正在桌子上充电的手机响了起来。尹汐低头一看,是韩警官。

“喂?韩警官,您好!”

“尹小姐,今天下午你能到城南警局来一趟吗?与受害者家属商讨一下赔偿金的事。”

尹汐心中一紧,低声问道:“他们家要多少钱?”

“保险公司已经赔了三百万,他们还打算再要两百万!”

还要两百万?这家人还真是狮子大开口。

“韩警官,我爸爸经营的公司已经倒闭,所有资产都被冻结,我一时还拿不出这些钱。

能不能请您和那家人说一下,再宽限我两日,我再想想其他办法!”

她也是一名富家小姐,可是一向开销都很节制,很少张口向家里要钱。

她一直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让爸爸看到她当年选择的道路是对的,她会过得很快乐。

身上虽有一张爸爸给她的五百万元黑卡,可是昨日去商场买衣服时,发现已经被冻结。

目前,她身上只有微信中一万多块钱可以使用,那还是她上学期获得的奖学金所剩下的。

“可以。但不能拖时间太长。我看那一家人也挺难缠,万一他们告到了法院,事情可能就要更复杂了。”

韩昊铭沉思片刻,低声说道。

“好。谢谢韩警官!我会尽快筹钱。”

放下手机,尹汐深吸一口长气。

看来,她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必须要立刻行动起来。

又一次拿起手机,看着名片上的号码拨了过去。

临走之前,总是要礼貌地和这里的主人说一声。

“喂?”电放那头很快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

“秦先生,您好!是我,尹汐。”

“嗯。”

电话那头的男人语气平静,好像早就知道尹汐会打电话给他一样。

“那个,我打电话是想跟您告辞的,再一次感谢您的相救。我还有急事需要处理,就不打扰了!”

“你准备去哪里?”尹汐话音刚落,秦司晔便开口问道,语气比方才严厉了几分。

心中微震,尹汐很没有底气地回道:“我……我去找找朋友,看他们能不能帮帮我。”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很快又传来了男人富有磁性的声音,

“弘瑞集团股市崩盘,旗下资产全部抵债后,还欠下了几千万,你认为这个时候有哪个朋友会向你伸出援助之手?”

什么?还欠这么多的债。

等等,他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你在调查我?”尹汐惊讶的语气中含着一丝微怒。

“这还用调查吗?尹家出事早已在K市传得沸沸扬扬,结合你昨晚的遭遇,一下便可猜出!”

内心虽有一丝心虚,但秦司晔的语气却淡定沉稳。

他说得也的确有道理,毕竟在K市姓尹的人家并不多。

“可是,我也不能就在你家躲着呀。总要出去想想办法。”尹汐的声音低了几分,透着无奈与焦急。

“稍安勿燥,或许我可以帮你。”秦司晔在电话那头不紧不慢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