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神 > 乖软小娇妻,被段总攻心甜诱

何关关段恩行by纸老虎 乖软小娇妻,被段总攻心甜诱免费在线全文阅读

作者:纸老虎

书名:乖软小娇妻,被段总攻心甜诱

更新时间:2022-09-07 12:03:01

来源:mp

何关关段恩行是著名作者纸老虎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这本小说文笔情丝顺着、笔尖流淌,酣畅淋漓,感觉身在其中。那么何关关段恩行的结局如何呢?让我们一起先睹为快吧。第1章开始 第1章 两位真的是自愿结婚吗?民政局。结婚大厅。何关关和段恩行并排坐着。柜台里,工作人员小姐姐看看一脸腼腆、垂着个脑袋、不敢吭声的何关关,又看了眼冷着一张脸,满脸不情愿的段恩行。小姐姐:“...
何关关段恩行by纸老虎 乖软小娇妻,被段总攻心甜诱免费在线全文阅读

第1章开始

第1章 两位真的是自愿结婚吗?

民政局。

结婚大厅。

何关关和段恩行并排坐着。

柜台里,工作人员小姐姐看看一脸腼腆、垂着个脑袋、不敢吭声的何关关,又看了眼冷着一张脸,满脸不情愿的段恩行。

小姐姐:“那什么......两位真的是自愿结婚吗?”

这画面让她有一种她在隔壁离婚大厅的感觉。

何关关点了点头:“嗯。”

段恩行面无表情:“是。”

“......”小姐姐没好再多管闲事,在结婚证上盖了章,推到了柜台外:“祝福你们。”

段恩行拿起自己的结婚证起身走人。

何关关连忙起身跟了上去。

大厅,何关关看四周围没人,善解人意的对段恩行说:“那个,我知道你是被叔叔阿姨逼着和我结婚的,不过你放心,婚后你可以继续像以前那样玩,我的不会干涉你,也不会跟叔叔阿姨告状的,你就当这民政局我们今天根本没有来过。”

段恩行眉心一皱,停下脚步,看着何关关:“接着像以前一样玩?”

“......”何关关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她是说错什么了吗?

一直以来段恩行不都是公认的花心吗?十八岁的时候开始谈恋爱,到现在二十七岁,已经换了七十几个女朋友了,前天还传出跟一个新晋小花在一起了。

突然,何关关的脑袋上亮起一个电灯泡,啊,她知道了,这一个人要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自己调侃可以,但却不喜欢在别人耳里听到。

何关关连忙说:“对,对不起,我说错话了。”

段恩行想发火,可在看到何关关那乖巧腼腆的样子,瞬间又没了脾气。

他转身离开。

这何关关能不能有点脑子,听风就是雨的,他真要像外界说的那样万花丛中过,他爸妈能让他娶她?

但凡是跟他家关系好的,谁不知道他爸妈对何关关完全就像是亲生女儿,他这个儿子在何关关面前,仿佛就像是捡来的一样。

走出办公大楼,段恩行发现何关关是朝着大门那边走去。

段恩行:“怎么不去停车场?你的车牌今天应该不限号吧?”

何关关一愣,有些受宠若惊,她跟段恩行从小就认识,但接触并不多,交情也不深,她是真没想到,段恩行能记得她的车牌号码。

“那什么......”何关关不好意思的说:“我车前几天被我不小心撞到树上去了,还在4S店维修呢。”

“?”段恩行一脸不可思议。

“我先回学校了。”何关关羞愧难当的准备离开。

何关关是一名机关幼儿园的老师,今天的结婚证是她抽空出来领的。

段恩行:“我送你,反正顺路。”

何关关连忙摆摆手:“不用,我自己叫车就好了。”

段恩行看着何关关不说话。

何关关:“......那就麻烦你了。”

虽然她不欺软,但是她怕硬啊。

......

两人不知道的是,他们一进入民政局,就被顺道路过的记者给注意到了。

记者拍下了两人全过程的高清照片,还都是动图。

很快两人上了热搜。

#段氏集团太子爷段恩行领证#

......

阅读指南

1、先婚后爱、双洁、1V1、HE、无虐小甜饼、全员单箭头何关关,何关关是大团宠。

2、段恩行豪门,何关关军三代。

3、段恩行先动的心,前期高冷,喜欢上何关关后,开始各种套路何关关,动不动就吃醋(偶尔会在关关面前有一些可爱、幼稚的行为,仅限关关,仅限关关,在别人面前依旧高冷。)

4、何关关没有情敌,但是段恩行有,不仅要对付白莲花男配,还要对付绿茶男配(PS:何关关只喜欢段恩行。

5、何关关是软萌系的,不强也不弱,但是何关关身边有着一大批非常强大的亲友团,会在她被欺负的时候,毫不犹豫的冲出来保护她,为她抵挡掉所有的伤害和风雨。

第2章 他们家一辈子都对不起关关

“让我来看看是谁让海王收心了。”

“楼上的姐妹,谁告诉你海王结婚就是收心了的意思。”

“我去,这个小姐姐好漂亮啊,给人一种邻家妹妹的感觉,我一个女生看了都满满的保护欲。”

“(狗头)只有我的重点是这两人一看就不像是自愿结婚吗?”

“应该是商业联姻,这个小姐姐应该也是一个千金大小姐,要不然段家也不可能安排他们结婚了。”

“应该是商业联姻吧,不过这个小姐姐是谁家的千金啊?”

“我跟这个小姐姐是初中同学,她不是二代圈的哦,不过她家也不简单,他爷爷是前陆军上校,奶奶是前京大教授,她妈妈是刑警,不过前几年牺牲在前线了,她爸爸是消防员,也牺牲了,她爸爸当年就是为了救段恩行一家牺牲了的,那个时候小姐姐还只是一个三个月大的胎儿,段家会让段恩行娶小姐姐,大概也是为了报恩吧。”

“段恩行这么渣,确定不是恩将仇报吗?小姐姐一看就是管不住段恩行的,段恩行婚后肯定会像以前一样花心滥情的。”

“我跟小姐姐是一个军属家院的,小姐姐不仅是我们大院里最得宠的小辈,还有爸妈的战友们宠着,都把她当成自己的孩子,段恩行要是敢渣她,就等着被我们收拾吧。”

......

机关幼儿园。

何关关走进办公室,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

坐在隔壁桌的温亦欢见这会办公室里只有他们两个,用身子将剩下的旋转椅,挪到了何关关的身旁:“原来你说的请假出去办事,是为了跟段恩行领证啊。”

正喝着水的何关关差点没被嘴里的水给呛到。

她震惊的看着温亦欢:“你怎么知道的?”

温亦欢:“因为你上热搜了啊。”

何关关点进微博,发现还真的是:“现在的记者怎么这样,随随便便就曝光别人的隐私!”

温亦欢:“害,问题不大,反正关于你的风评全都是好的,骂的全都是你老公。”

何关关:......

......

喻桑看到热搜的时候吓坏了,担心自己这刚过门的儿媳妇会被网络键盘侠骂,都准备打电话给公关部门撤热搜了。

可点进热搜一看发现网友们喷的都是自己的儿子,顿时就放心了,拨通电话把段恩行一顿臭骂:“你说我骂的对不对,那一脸冷漠和不情愿的样子,好像关关配不上你一样,人家好歹也是一个根正苗红的军三代好吗?”

段恩行已经习惯自己的家人胳膊往何关关那拐了,没脾气的说:“她不也是一脸不情愿。”

喻桑立马开始护着何关关:“她那是不情愿吗?她那明显是被你吓得不敢吱声。”

段恩行:......

所以还成了他的错吗?他能答应跟何关关结婚就已经很好了,他又不喜欢人家。

喻桑:“我可警告你啊,你们现在是合法夫妻了,接下来可要好好对人家,你要是敢对她不好,我就叫你爸打你。”

段恩行半是敷衍半是嘲讽:“嗯,知道了,我作为您的女婿呢,一定会对您女儿很好很好的,您就放心吧。”

喻桑:“严肃点,我跟你说认真的呢。”

段恩行:“知道了。”

“还有,”喻桑叮嘱:“晚上跟何司令还有关教授一起吃饭的时候,你的脸色可千万不要弄得和白天那样,永远要记住关关的爸爸是我们全家的救命恩人,

要不是关关爸爸,我跟你爸、还有你和你的爷爷奶奶还活的到今天?我们早被烧死了,关关爸爸因为我们牺牲的时候,关关还在他妈妈的肚子里,只有三个月大,做人要知道高恩,我们于情于理要对关关好一辈子。”

喻桑是个感性的人,声音里都有了几分湿意。

他们家一辈子都对不起关关。

虽然关关的身边从小就围绕着各种的爱,被众星捧月的长大,可这些终究不是父爱。

前年的时候关关的妈妈也走了。

何家的两位老人年龄又大了,身体也越来越不好,陪伴不了关关太长的时间,所以她和老公才想着把关关娶进门,这样关关不仅有了丈夫,还有了爸爸妈妈,他们也能更好的保护关关。

段恩行是个外冷内热的人,对家里的长辈也都非常的孝顺,要不然也不会答应娶何关关:“我知道了,我会对她好的,反正就算是没有何关关,你们也会安排我联姻的,与其让我跟圈内那些娇生惯养的大小姐结婚,倒真不如娶何关关。”

他是说真的。

圈内的大小姐他都是认识的,性格没有一个是他喜欢的,倒是何关关,虽然他无感,但也不讨厌,偶尔相处起来的时候还会有保护欲。

知道段恩行不是在敷衍自己,喻桑这笑笑了起来:“那就好,对了,晚上记得去接关关,你现在是当丈夫的人了,从今往后要学会对老婆贴心,就像你爸我对我一样。”

段恩行:“知道了。”

......

下午的时候,何家俩老约了喻桑和段永赢到茶馆里喝茶。

茶馆就在军属家院外边。

晚上吃饭的地点是这条街上有着百年历史的酒家,在京城名气非常之大,口感也特别好,何关关从小到大最喜欢的就是去那吃饭。

喻桑和段永赢早早就在茶楼门口等人了,见何家两人走过来,连忙上前去接人。

门口刚来的迎宾小姐姐不解的看着身旁的经理:“段家现如今可是京城的首富,段总和段夫人居然还亲自去接人?这两位老人家是什么来头啊?”

经理:“那个老爷爷退休前是陆军司令,老奶奶是京大教授,他们虽然不及段家有钱,但俩老加在一起的身份,是能够和段家平起平坐的,今天跟段恩行一起上热搜的小姑娘,就是他们的孙女。”

小姐姐恍然,原来如此。

“何司令,关教授。”段永赢笑着走到何国耀和关诗颖的面前。

何国耀和关诗颖满脸的笑容。

喻桑笑着说:“何司令和关教授今天的气色好好啊。”

关诗颖和蔼的笑出声:“今天是我们家关关和恩行领证的日子,我们气色当然好了,我们开心的连午觉都睡不着。”

段永赢往身后的茶楼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外边晒,我们进去一边喝茶,一边吹着空调说。”

“好。”何国耀点点头,虽然在笑,但脸上却有着让人难以忽视的威严。

......

新中式的包厢里,喻桑和段永赢为热搜里段恩行冷漠和不情愿的样子跟二老道歉。

何国耀放下手里的杯子,摆摆手:“不用道歉,这都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换做是谁被父母安排跟一个自己没有任何感情的女孩子结婚,都会不高兴的,而且恩行性格从小就是冷冰冰的,他要是笑得一脸阳光灿烂的跟关关领证,我反倒还吓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