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神 > 官路权途厉元朗

小说推荐官路权途厉元朗番外篇

作者:旖旎小哥

书名:官路权途厉元朗

更新时间:2022-09-07 13:56:49

来源:wd

旖旎小哥的小说《官路权途厉元朗》广受读者喜欢,主角厉元朗水婷月的人气也是非常高的,这样的情节和人物结合在一起简直是惊喜,每一章节的内容环环相扣,《官路权途厉元朗》至于外面如何忙乎突然昏厥的邹绍来,里面这桌人无暇顾及。恒士湛......
小说推荐官路权途厉元朗番外篇

至于外面如何忙乎突然昏厥的邹绍来,里面这桌人无暇顾及。恒士湛一进来,大家都呼啦啦起立拍手。

他一一和大家打着招呼,并和个别人握了握手,然后在方玉坤和金胜的陪同下,走到主位的位子坐下。

官场上的座位是有讲究的。恒士湛左侧是方玉坤,右侧是金胜,而方玉坤的另一边则是付艳华,金胜这边是林木。以此类推,都是按照党内排名安排,不是随便坐的。

所以在最末端,一边是县委办主任于鹤堂,另一边就是方文雅了。

正好他们俩之间有个空地方,这是菜口,专门留做上菜用的。厉元朗去旁边搬了一把塑料椅子,管服务员要了一套餐具,规矩坐下。在座各位官都比他大,他坐这里正合适。

厉元朗冲左侧的于鹤堂微微点了一下头,刚才于鹤堂被方玉坤训了个大红脸,都把气算在厉元朗头上,不过表面还要装出样子,颔首应付过去。

反观方文雅则是报以一个玩味笑容,把厉元朗弄得后背直发凉,这个美艳小媳妇别再想出什么坏点子整他吧。

方玉坤率先站起身,端着酒杯环视一圈,对在座所有人说:“欢迎恒部长和艳华副部长到我们甘平县来,在此我代表县委县政府,敬恒部长和艳华副部长一杯酒,二位随意,**了。”

恒士湛稳稳坐着,端起酒杯抿了一小口,付艳华女中豪杰一般,豪爽的一口喝干,还亮了亮杯底。

在下属面前,领导要端着架子,喝酒喝一小口已经给了面子,若是拿白开水,下属也不能说什么。

恒士湛算是不错抿了一小口,但是付艳华就不一样了,她在市委组织部是副部长,又不是常务副,排名比较靠后,和方玉坤同为正处级。

以前她在市委,方玉坤在市政府,偶尔有工作上的接触,算是半个老熟人,这个面子她不能不给。即便今天身上有亲戚来了,可必须咬着牙也要把这杯酒喝下去。所以说,女人身处官场不容易,要有豁得出去的精神,当然,这里指的是喝酒。

“哈哈,艳华副部长够爽快,一会儿,大家都得好好陪一陪她。”方玉坤打着哈哈,一眼瞄见了方文雅,这一大桌子,就付艳华和方文雅两位女士,有点葱花的意味。

于是乎,方玉坤半开玩笑的非让方文雅单独敬付艳华一杯酒,付艳华偏着头笑问:“方书记,喝酒总得有个理由吧,这杯酒的理由是什么?”

“这个……”方玉坤摸了摸鼻梁骨,打趣道:“你俩都是同性,这总可以了吧。”

同性,这和后面加个“恋”字的那个奇特爱好很相近,容易让人浮想联翩,这个玩笑话,略微带点黄颜色。

官员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和异性开玩笑多少有点荤腥,实属正常。只不过,级别越大越有收敛。方玉坤本意是想调节一下气氛,而拿女性作为话题,是所有男性的钟爱,何况,这俩女人都有姿色,年龄不同,却各有千秋。

一个像熟透了的水蜜桃,水多汁甜;一个似雨后的葡萄粒,娇艳欲滴。

听方玉坤这么一说,在座的人,尤其男人都跟着哈哈笑起来。就连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恒士湛也眯起眼睛,笑眯眯直视着方文雅,表情里折射出某种特殊含义。

一时间,方文雅成了众人关注的焦点,她虽然是个直性子,可没有心理准备,一时间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只是一味的搓着双手。

倒是付艳华,毕竟久经沙场,吃过见过。从恒士湛细小的面部变化里,就能读懂他的心思,于是打圆场道:“文雅同志,方书记都发话了,你又是在方书记领导下,宣传部今后需要县委支持的地方有很多,我看这杯酒你怎么也得喝了。来,我作为老大姐,先带个头,咱俩单独喝一杯,就为了……女人也是半边天这个理由喝。”

“女人也是半边天,好啊,艳华,你这个提议不错,我赞成。”恒士湛美滋滋带头拍起了巴掌,自然赢得其他人的赞同,噼里啪啦的也都鼓起掌来。

这桌最大的领导都发话了,要是不喝酒也太不给人家面子了。可关键是,方文雅现在是滴酒不能沾的,上次陪心情不好的闺蜜水婷月喝酒,她也只喝了柠檬水。

结果弄得她脸涨通红,本来方文雅长得就有几分娇媚相,脸一红,又是在哺乳期,这时期的女人别有韵味,一来一往,反而更加诱人和有味道了。

急了半天,方文雅咬着嘴唇摆手说:“恒、恒部长,方书记,金县长,各位,我、我实在不能喝酒,身子不方便,那个、那个厉元朗知道……”

哗……众人哗然,都不可思议的看向厉元朗。

什么情况?厉元朗知道方文雅身子不适喝不了酒,他俩是什么关系?绝大多数人认为方文雅一定是亲戚傍身,而厉元朗肯定和方文雅有暧昧关系。一句话不慎,引来天大的误会。

有那么个说法,躺着也中枪。厉元朗都快卧着了,还是没有躲过这一枪。

面对这一窘境,厉元朗并没惊慌,而是大方的站起身来,对众人打着哈哈说:“各位领导千万不要误会,方部长的意思是说,她家还有三个月大的婴儿,她还要负责喂饭,所以才不能喝酒的。”

他端起跟前满满一杯酒,大约在一两半左右,郑重道:“我替她喝,三杯顶一杯,恒部长,各位领导,我先干为敬。”

一仰脖,厉元朗干脆利落的连喝三杯,一滴酒没漏,亮出杯底展示给众人,同时也在观察大家的反应,尤其是恒士湛和方玉坤。

方玉坤表情平淡的摆弄着酒杯,半真半假的说:“文雅部长,我记得你家住在省城,不用天天回家的。这以喂孩子为由不喝酒,是不是对我的提议有什么……不同想法啊。”

这话说得就重了,言外之意是方文雅不给他这个大班长的面子,一个常委班子,书记是班长,其他人都是班员,就连县长也一样。一时间,气氛略显尴尬。

恒士湛嘴角微微往下一动,动作细小,还是被厉元朗给捕捉到了。他身体往椅背一靠,也淡淡说:“元朗同志是好心,不过你这酒喝得也有些莽撞,白喝了。”

恒士湛也对厉元朗的做法显现出不满一面,不少人都直摇头,就连金胜都急得直皱眉,暗自认为厉元朗不经领导同意,擅作主张替方文雅喝酒的举动大错特错,正寻思该如何出面化解这场危机。

方文雅自然听出这二位大干部的不满之意,知道是自己一时不慎捅出大篓子,就牙一咬,心一横,别说一杯白酒了,就是一杯毒药,她闭着眼睛也要喝下去!

正在她要举杯的时候,厉元朗却轻轻摁住她的手腕,依旧满脸笑意道:“恒部长、方书记,各位领导,方部长不能喝酒,咱们也不能饶了她。我听婷月说,她在省团委可是文艺骨干,咱们罚她唱歌好不好?”

这句话,寥寥数语,信心量却是非常的大。搬出水婷月的名字,还叫的那么亲切,一下子将众人的思绪勾回到那天水庆章对厉元朗特殊关怀的画面上来。

水婷月是谁,想必在座众人没有不知道的。水婷月在省团委当处长,方文雅又同样来自于省团委,稍微一联系,大概其也会猜出来,方文雅身后站的是谁了。

而且,厉元朗也给足方玉坤的面子,这个大台阶伸出来,方玉坤若是不接着,岂不是政治智商为零的表现了么。

恒士湛也听到过水庆章对厉元朗的喜爱,要不然也不会让秘书打电话,要厉元朗参加干部大会,就是做样子给水庆章看的。所以,他率先符合说:“元朗同志的提议非常好,我赞成。”

恒士湛都发话了,方玉坤也同意,其他人自然没有异议。

厉元朗为了活跃气氛,就让大家点歌,方文雅清唱,直到大家都满意了,这杯酒的事才算过去。

酒不能喝,唱歌是方文雅的拿手绝活,她也从刚才发挥不佳的状态里激活出来,在厉元朗的眼神暗示下,亲自邀请恒士湛先点歌。

恒士湛摸了摸浓密锃亮的黑发,摇头说:“我老喽,不比你们年轻人,流行歌曲一个不会,就爱听个京剧什么的。”

“好哇,方部长,你就唱个京剧。我看‘沙家浜’不错,你来阿庆嫂,我毛遂自荐斗胆演刁德一,至于胡司令嘛……”他环视众人一圈,最后将目光落在了恒士湛身上。

“好,真好!”一向稳重的金胜竟然被厉元朗的提议喜得直拍大腿,忍不住叫了一声好!

这个厉元朗真是聪明机智,把一场危机轻松化解,此人不简单。

大家自然心境明了,也都跟着拍巴掌叫好。恒士湛老脸顿时笑成一朵花,却还接连摆手推辞:“不行不行,我嗓子不好,唱歌难听,还是算了吧。”嘴上这么说,身体已经不自觉的离开座椅,慢慢站了起来。

在方玉坤的盛情邀请下,恒士湛半推半就的徐徐走到桌子旁边的空地上,同时方文雅和厉元朗也都一左一右站立在侧,摆好了架势。

厉元朗一个眼神,方文雅心领神会,急忙从桌子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支中华烟,双手递到恒士湛手上,并亲自给他点燃,还用京剧强调说:“胡司令,您请抽烟!”

美女点烟,恒士湛心情好到爆表。随即,厉元朗按照唱词一指方文雅,字正腔圆唱道:“这个女人不寻常……”

方文雅接过来,兰花指指向厉元朗,表情生动的也唱起来:“刁德一有什么鬼心肠?”

轮到恒士湛,摇头晃脑的也来了一句:“这小刁的面子一点也不讲!”

三人你一句我一句,有来有往,不管唱的好与坏,反正不时引起众人鼓掌叫好,把宴会推向一波又一波的最高顶点,热闹声此起彼伏,连绵不绝……